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残酷的真相
    祯元十年冬,腊月十四。

     大雪纷扬,没日没夜。

     凤九歌站在窗前,盯着银装素裹的小院出神。

     这是墨王府最僻静的角落,院中零星种着几株海棠,树干上,枝杈上,堆满厚厚的积雪。凤九歌知道,那雪下有鲜红色的花骨朵,豌豆般大小,嫩生生,胀鼓鼓,待雪化去,阳光柔柔一晒,微风轻轻一吹,就会开出绚丽无比的花来。这也昭示着,又一个春季的来临。

     再过半月,就能在院中看到生机勃勃的景象。三年来,年年如此,相差不过一两日。

     轻抚着小腹,巴掌大的小脸染上几许红色。虽是用了些见不得台面的手段,但好歹有了小小的他,来年冬天,就能和他相见,到时,或许一切都会有所改观。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终究会等来云开。

     “林侧妃,奴婢这就去通传……林侧妃。”门外,传来流珠急切而又无可奈何的声音。显然,没有拦住林琅。一个小小的丫鬟,岂能拦住身份高贵的墨王府侧妃。就连她凤九歌,也拦不住林琅。

     林琅这般横冲直撞,凤九歌早已习惯。只是林琅有身孕不久,按理应该舒舒服服呆在“琉璃苑”养胎,怎么会突发奇想冒着漫天大雪跑到她这破院来?

     朱色大门洞开,寒风夹杂着雪花钻进来,让人陡升寒意。林琅披着厚厚的狐毛披风,嘴角含笑出现在门口。柳眉杏眼,鼻梁娇俏,皓齿红唇,乌发高挽,披风下藏着正妃才能穿的大红色对襟绣牡丹云锦长裙,恍若掉落人间的仙子。楚国第一美人,名不虚传。

     “王妃息怒……奴婢没拦住……”流珠颤颤惊惊立在角落,脑袋低垂。

     “王妃?”林琅冷笑一声,脸上满是嘲讽,这也是她今日冒雪前来的原因,“你们的消息真不灵通。姐姐,不,凤九歌,你已不再是王妃,而是墨王府最卑贱的歌姬。王爷仁慈,不忍见你沦落在外,成为乞丐,好心把你留下来,你可得好好回报王爷。”

     “歌姬?”凤九歌身形一滞。歌姬意味着什么,她心知肚明。楚国权贵之家大多养歌姬,声色俱佳,既以婉转的歌喉取悦男人,又以曼妙的身材伺候男人,和花场里的妓子别无二致。

     “不乐意?”林琅打量了她一番,嘴角牵起嘲讽的笑,“不是口口声声只爱王爷,愿意为王爷做任何事吗?让你当歌姬是王爷的意思,能为王爷分忧,你不感到高兴吗?”

     他的意思?他竟恨她到如此地步!

     林琅从身边的丫鬟手里取过淡黄色卷轴,慢慢打开,“休书”两个硕大的字如利剑插入凤九歌的胸腔,娇俏的小脸顿时拧成一团。看到凤九歌痛苦的表情,林琅只觉得大快人心,一字一句地念着休书上的内容,“……凤氏过门后多有过失,正合七出之条……退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休书是实……”

     休书念完,身边的丫鬟又递上来一副卷轴,林琅握在手中,晃了晃,“凤九歌,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卖身契,你的卖身契。从今往后,你为歌姬,伺候各种男人,不死不休。”

     “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往后,你可以大大方方地勾引任何一个过府的男人,让他们在你身上肆意践踏。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本宫也替你开心!好歹姐妹一场,不亲口告诉你这个喜讯,我这个曾经的妹妹还真是过意不去。”

     句句渗毒,字字诛心。

     她堂堂凤家女,竟要沦为歌姬。早该料到,他怎么可能饶过她,她拿着先皇遗照逼迫他娶她,让他心爱的女人远走他乡,他怎么可能不恨。幼稚的她居然以为,只要她足够爱她,不惜一切地爱她,不计成本地爱他,终究能够让他另眼相待,她所求的不过是他的温言软语,他的偶然回眸。而他,回报她的是三年冷眼,一纸休书,卖身为奴。

     墨璃,你好狠!

     泪水如决堤的洪水,顺着脸颊一路往下,模糊了双眼。凤九歌再也支撑不住,瘫坐在墙角。她怎么就忘了,他是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死神”,是举朝上下闻风丧胆的嗜血王。八年前,她怎么就瞎了眼,独独看中了他?!

     林琅接下来的话,彻底把凤九歌打入万丈深渊。她听到林琅问,“凤九歌,你当真以为三年前王爷是迫于那道先皇遗照才娶了你?”

     “那不过是皇上和王爷的计谋,凤家那个死老头,仗着辅助三代帝王的功绩,肆意安插人手,干涉朝政,皇上和王爷早就对他起了防范之心,而你,好死不死,主动送上门。若非你愚笨,王爷怎么会揪出那些棋子,一个个拔掉。半年前,凤家莫名走水,烧为灰烬,你当真以为是意外?”

     “实话告诉你,那是王爷派人放的火。从头到尾,你都是棋子,被王爷利用的棋子……”

     凤九歌如遭雷击,凤府被灭,祖父尸骨无存,是他下的手?

     盯着面色惨白,神情恍惚的凤九歌,林琅多年的怨气终于得到舒解,“流珠,给你家姑娘盛装打扮一番,今晚王府有宴,她必须出场献艺。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被哪位贵人看上。”

     林琅满意地离开破院。刚踏出院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砰——”一声响。紧接着,是流珠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大小姐——”

     ……

     痛,撕心裂肺的痛。凤九歌好恨,恨自己被色所惑,恨自己愚笨痴傻。转眼,看到祖父披头散发,被鬼卒用粗壮的铁链锁着,浑身鲜血淋漓。鬼卒手中握着黑色鞭子,无情地朝祖父挥去。凤九歌冲上去,将鬼卒掀翻在地,跪在祖父面前,泣不成声,“祖父,九歌不孝,九歌万死难辞其咎……”

     祖父双目圆瞪,“死?死就能赎你的罪孽?死就能换回我凤家三百条人命?若你还是凤家子孙,就回去报仇,杀掉那些欺我凤家辱我凤家的宵小之徒!”

     对,去报仇,去杀光他们!凤九歌的双眸陡然染上血红,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