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lEUweD"></u>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可笑的苦肉计
    耳畔传来流珠低低的啜泣声,“王妃,你怎么还不醒……”

     凤九歌眼皮微动。她已经醒了一天一夜,但她不想睁眼。记忆有些乱,她需要时间梳理。在她“昏睡”期间,她从不知名的破院,被抬到“琉璃苑”,接待完凤家来人后,又被送回破院。

     来看她的是三叔凤子规。祯元九年,也就是她嫁入墨王府后的第二年,被人杀死在红袖楼,原因不详。而她原本已死,却在醒来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从他和那个人的交谈中,判断出这是祯元八年春,二月十四,她嫁入墨王府恰好满两个月。

     她不明白,怎么稀里糊涂就回到了三年前。既然老天让她重头来过,为何不再早两个月。再早一点,她绝不会嫁入墨王府。那样的话,他就永远摸不清凤家的势力。但她实实在在回到了这一年,回到了初为新妇的日子。

     更好笑的是,她这会儿躺在床上,竟是自己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两个月前,她凤冠霞帔,十里红妆嫁入墨王府,风光无限。洞房花烛夜,他酩酊大醉,宿在别处。

     第二天,她被赶到破院。接连两月,她不曾见过他。他去“琉璃苑”,侍卫不让进,说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踏入半步,违逆者杀无赦。她做好点心,送去书房,依旧被拦下。那些侍卫腰间佩戴青铜剑,出鞘即见血,是他一手培植的势力,她不敢惹。

     她思念他成痴,竟让流珠在浴桶中倒满冰水,义无反顾踏进去,足足泡了半个时辰。她成功地病了,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他终于出现了,只不过是让人把她抬回“琉璃阁”。原因无他,凤家得知她生病,派了三叔前来探病。三叔一走,她又被送回破院。自始自终,她都不曾见到他。

     泡冷水、跳湖、割手腕、学艳舞……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前世她费尽心机,卑微入尘,却始终没有换来他另眼相看,反倒更加嫌恶。可恨的是,她居然乐此不疲,一而再,再而三,难怪府中有人说她脸皮厚比城墙。可不是厚么?别说是府中下人,此时此刻,就连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重活一世,她绝不再那般窝囊。她要离开墨王府,离开墨璃的魔爪,不再成为他的棋子。她要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保护凤家,无论是皇上,还是墨王,都休想灭掉凤家。

     凤九歌昏睡三天三夜后,终于醒来。

     流珠欣喜地抹着眼泪,“王妃,你终于醒来。来,喝药。”

     凤九歌从流珠手中取过白瓷勺,笑道,“我自己来。”流珠是她从凤家带来的丫鬟,为了她受尽府中众人欺凌,小丫头从未在她面前抱怨过。前世她撞墙而死,鲜血顺着额头往下。迷离之际,她看到流珠一头撞在她撞过的地方,鲜血如注,嘴唇一张一合,说的是“大小姐,奴婢生死相随。”

     想到前世重重,不觉红了眼眶,轻轻放下药碗,握住流珠的手,“从今往后,还唤我大小姐。”

     流珠愕然,嫁给墨王成为墨王妃是大小姐最大的夙愿。如愿嫁给墨王后,大小姐过的是什么日子,她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心疼。但大小姐甘之如饴,自踏入王府大门,便提醒她,往后只有王妃,没有大小姐。大小姐对王妃的名头有多看中,流珠岂会不知,怯怯地说道,“王妃……大小姐……”

     ……

     掌灯时分。

     病怏怏的凤九歌坚持让流珠扶她起来,坐在木椅上喝粥。她大病初愈,胃口不佳。流珠照着在凤府的惯例,小火熬粥,里面加了她喜欢的红豆和百合。流珠厨艺极好,再简单的食材到她手中都能变成美味佳肴,这一点据说是承袭了她祖上的厨艺。至于她祖上到底姓甚名谁,流珠不曾透露半分。她不透露,凤九歌也不细问。

     流珠站在一旁,看着大小姐大口大口喝粥,十分开心。大小姐平时大大咧咧惯了,为了墨王爷,谨小慎微,笑不露齿,食不出声,更遑论如此不雅的吃相。但,这就是真实的大小姐,她所熟悉的大小姐。

     就在这时,院外响起一连串脚步声。紧接着,传来洛水的声音,“王爷到。”

     流珠赶紧开门相迎。凤九歌皱了皱眉头,继续喝粥。

     墨璃进来时,恰好看到凤九歌端起青花瓷碗往嘴里倒粥。狼吞虎咽,比仆人还不如!心下更是不喜,这个女人又在演哪一出?

     凤九歌并未理会冷气森森的墨璃,自顾自地舔着碗口,故意发出声响。

     流珠心下大骇,我的姑奶奶,你怎么如此自毁形象!“王妃,王爷到了。”

     凤九歌这才抬眼看过来,装作震惊的模样,“王爷怎么来了?妾身该死,只顾着喝粥,忘了出门相迎。”嘴上说着该死,身子却依旧赖在木椅上,半点没有起身行礼的打算。

     她的眼眸在触及那张刀刻斧削般的面容时,迅速离开,若继续盯着,必定会被他发现她眼里浓浓的仇恨。她恨不得拔刀冲过去,隔断他的喉咙。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此刻出手,能否得逞不论,即便得逞,也只会给凤家带来灭族之灾。

     “你是不是忘了规矩?”被凤九歌无视,墨璃俊颜阴沉。这个女人以为凤家来人就能威胁到他?幼稚!

     “规矩?什么规矩?”凤九歌的神情,要多懵有多懵。

     流珠暗道不好,莫非大小姐这一病,脑子出问题了,忙小声提醒,“大小姐,赶紧给王爷行礼。”

     “哦,原来王爷要妾身给你行礼,妾身糊涂还真忘了。”凤九歌双手撑在木椅扶手上,努力想要起身,却最终体力不济,坐回原位。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很抱歉,王爷,妾身大病初愈,实在没力气给你行礼。王爷大人大量,想必不会介意吧?”

     墨璃探究地盯着凤九歌,今天的她,不对劲,很不对劲。这两个月,他派人暗中盯着她,她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想方设法引起他的注意,甚至不惜自残,这次患病就是她自找的。醒来后的她,态度和往常大相径庭,就像换了个人。莫非,这又是她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