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沙漠的夜晚十分的寒冷,尤其是没有月亮的夜晚,放眼望去,白日里金黄的沙丘变了颜色,比那墨蓝的天空还要黑暗几分。

     一个十几个人的小车队停靠在勉强能挡风的沙丘后面,用附近捡来的干枯胡杨枝点了个小火堆,一边煮着一锅火腿牛肉面,一边喝着啤酒闲聊,偶尔会有人大笑起来,可是笑声很快就消散在风中。

     “队长,来喝两口啊,老窝在车里孵蛋啊?”有人冲着一辆火红色的牧马人喊了一句。

     牧马人里寂静无声,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后面敞开的窗口那里露出一只大脚丫,它左右的晃了晃,又缩了回去。

     围坐在火堆旁的人爆发出一阵大笑,他们各自拿出饭盒,从锅里盛出鲜辣的牛肉面吃了起来,这么寒冷的夜晚,吃上一碗*辣的牛肉面,让这些从城市里来的年轻人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幸福。

     “李磬,给队长送过去啊~”几个小伙子对着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起哄。

     这个小车队一共五辆车十二个人,全是二十多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年轻人,他们都是t市城市论坛自驾版的会员,每年都会组织一次到两次的自驾游。

     今年春天,t市爆发了一场异常严重的流感,许多人都因此而进了医院,其中就包括自驾版的不少会员,剩下的会员干脆组织起来出游,一来夏末秋初正好是自驾游的好时节,二来也可以避开愈演愈烈的流感风波。

     往年组织自驾游的时候,虽然女性也比较少,可是今年却只有李馨一个,她又长得漂亮,难免就成了一众男人们调戏和打趣的对象。

     李馨是个豪爽大方的女人,被大家打趣也不生气,她笑眯眯的端着一盒牛肉面站起来,故意挺了挺高耸的胸部,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对众人“哼”了一声,惹得大家又是哄然大笑,这才笑着向牧马人走去。

     车子里的躺着一个赤.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裤的男人,他正是队长宋清泉。宋清泉是自驾版的版主,经常组织大家出来自驾游,和这次小队的十几个人都算是老相识了。

     他今年三十二岁,曾经当过兵,退伍后出国做生意,一直到四年前才回到t市,现在是t市野外生存协会的教练。

     虽然他很少对人说起自己的家庭,可是参加自驾游的人都是有点经济基础的,从他的各种装备就能看出,他不是自己做生意赚了大笔的钱,就是个富二代。尤其是做车辆销售的李馨,更是从宋清泉驾驶的车辆发动机声音,还有各方面的性能里可以看出,这辆牧马人别看外表不起眼,改车的钱就绝对不下百万。

     “队长,吃饭咯。”李馨微笑着敲了敲车门。

     “嗯。”宋清泉挪开挡着自己额头的胳膊,打了个哈欠坐起来,他揉了两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对李馨点点头,从车窗里接过饭盒。

     对于宋清泉的冷淡,李馨丝毫没有生气,她也是自驾游的老会员,和宋清泉一起出来自驾游也有好几次了,知道他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性格,但其实是个面冷火热的人,只要队员们有什么问题,他总是会立刻出手帮忙。

     其实那些队员没有说错,李馨的确是喜欢宋清泉,不仅因为宋清泉的家境优渥,更多的是因为他这个人。

     借着火光和车头的灯光,李馨的目光扫过宋清泉那因为常年锻炼而尤为健硕的身材,不由的有些口舌发干,现在的都市男人大多或身形肥胖,或体弱消瘦,像宋清泉这样有男人味的实在太少了。

     当然,还有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身高。

     李馨是北方女人,身高一米七七,腰细腿长,十足的模特身材,走在街上,回头率绝对超过八成。可问题是t市是南方,这里的男人平均身高不足一米七,李馨要想在t市找一个合适的男人,还真的是很困难。而宋清泉的个子却足有一米九出头,又肩宽腰窄,李馨站在他身边,完全可以体验一把小鸟依人的感觉。

     可惜两人认识三四年了,李馨明里暗里不知道送了多少秋波,宋清泉就像是个绝缘体一样,完全不接招,气得李馨几次想放弃,却又实在舍不得这么优质的男人,正想乘着这次沙漠游的机会,破釜沉舟的把事情挑明,成就成,不成也干脆歇了这份念想。

     夜越来越深,白日里热得恨不得剥掉一身皮,现在大多数人都已经穿上了厚外套。

     李馨穿了一身红色的紧身皮衣,把玲珑的身材勾勒得纤毫毕现,她半依半靠的趴在车窗上,对宋清泉说:“队长,晚上要安排守夜吗?”

     这里人烟稀少,虽然不像雨林那样有大型野兽触摸,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每天晚上宋清泉还是会安排人守夜。

     宋清泉几口把剩下的面条吃完,打开另一边的车门,拿着饭盒跳下车,对着火堆那边喊道:“一会儿大伙早点休息,五条和我值上半夜,酒鬼和林晓值下半夜。”

     坐在火堆旁喝酒的两个人应了一声,只有正在和人玩牌的五条看了一眼瞪着自己的李馨,犹豫了一下,说:“队长,我今天不舒服,明天晚上我再值夜吧,今天换个人行吗?”

     宋清泉不在意的点点头,正想再找一个,就听李馨在旁边说:“队长,我也是队员,从咱们出发到现在,我一次都没参与过值夜,这是对我的性别歧视吗?”

     听了她这话,宋清泉微微皱了皱眉,在他看来,李馨这是明显的挑衅行为,如果是他当初在部队里的时候,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不过他现在只是一个自驾游的队长,只好耐着性子说:“那到不是,只不过女人和我们这些糙汉子不同,要是夜晚不休息够,对皮肤可是有影响的,你确定要和我们一样值夜吗?”

     李馨被宋清泉说得一愣,她当然知道充足的睡眠对已经年近三十的自己有多重要,可是再过两天他们就要回程了,今天晚上可以说是她最后的机会,所以她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行,晚上你和我值上半夜。”宋清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耐,只是一心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李馨并没有听出来。

     或许是因为宋清泉的态度太冷,从他下车之后,营地里的笑声就不自觉的轻了几分,大家吃饱喝足之后,陆陆续续的进帐篷或者车里休息去,开了一整天的车,尤其是在这随时有可能陷入危险的沙漠里,不管是对精神还是身体都是一种挑战。

     宋清泉把营地上一些散乱的东西收拾到车里,免得半夜被风给吹飞了,这才跳上自己的牧马人里。

     “你不穿上件衣服?小心明天病了。”李馨早就坐到了宋清泉的车里,见他还是光着膀子,从后座上拿了一件外套递给他。

     宋清泉点点头接过来,随意的套在身上,他从小就像个大火炉子,要不是为了避免人家把他当怪物看,数九寒冬都能穿个小背心出门,沙漠的夜晚虽然寒冷,但现在已进夏季,这点温度他还真不看在眼里。

     穿好衣服,宋清泉拿出手机开始专心致志的玩游戏,简直把个李馨当成了透明人。

     李馨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大波僵尸正在接近”越发的心塞,她就不明白了,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虽然只是个汽车销售人员,可是一年的收入绝对比大多数的金领还高,怎么就入不了宋清泉的眼?还是说,他就是个木头脑袋,压根不开窍?难道要她主动宽衣解带的爬到他身上去吗?

     不行!她想要的不是一夜情,而是登堂入室做他的妻子,那些下贱的做法只会让宋清泉把自己看轻了。

     抿了抿嘴,李馨按捺下心底的烦躁,整理了一下思绪,决定好好的和宋清泉谈一下。

     可是没等她想好该如何开口,夜空中突然传来嗡嗡的轰鸣声,紧接着“轰”的巨大爆炸声就在附近响起,旁边的几个沙丘更是被震得往下直掉沙子。

     “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睡意正浓的一群人全都从各自的帐篷和车里跑了出来。

     做为队长的宋清泉早在那“嗡嗡”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冲了出去,他一直跑到附近最高的一座沙丘上向远处望去,只见在营地北面的一个沙丘后面,火光和浓烟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