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苏裴躺在圆木中,耳边只听到“噗”的一声,胸口里似乎被刺进去了什么东西,奇怪的是,他虽然知道有东西刺入自己的身体,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虽然身上不疼,苏裴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里的力量似乎也顺着刺入他身体的东西飞快的流失,这让他不由的有些焦躁。他同意成为祭品,并愿意为了精绝国人民付出生命,可是今天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想。

     苏裴以为,祭司或许会允许他在死之前看看石塔下的风景,看看这个困了他十六年的神殿全貌,甚至看看他为之付出生命的精绝国和尼雅河,可是他竟然是被蒙上眼睛带下高塔的,他对此真的很失望。当然,这种失望还不足以让他反悔。

     可是,当奉赞高喊出那句“神要的是罪人的灵魂,王子殿下不是罪人!”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罪人?神要的是罪人的灵魂?那自己呢?

     为什么祭司会要他当祭品?自己真的能让尼雅河的河水再次丰沛吗?

     如果自己不是罪人,就不能为精绝国带来水源,那么,自己的死,自己的奉献,就成了虚妄。

     可是……我,我……不是……罪人,我不是罪人!

     一直以来平静的心被奉赞那一句话彻底搅乱,苏裴第一次对自己的奉献产生了疑惑,产生了抗拒,他在内心不断的挣扎,他想睁开双眼,想问问祭司,神是不是真的只要罪人的灵魂?为什么说他是罪人?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于此同时,林天啸他们四个也是心神大震。

     他们与奉赞相处了近八年的时间,可是奉赞却从来没有在他们耳边说过,祭祀所要的是罪人的灵魂。

     那么长的时间里,他们四个经过奉赞的不断洗脑,对苏裴的忠心已经到了愚忠的地步,苏裴愿意以死献祭,他们心甘情愿的陪着去死,如果苏裴想活下去,他们会付出一切让他达成所愿。

     在他们看来,苏裴是最善良的主人,他们绝对无法忍受有人说苏裴的坏话,更不要说,这个在他们看来神圣的祭祀,要的竟然是罪人的灵魂,如果苏裴真的被献祭了,那不就是承认苏裴是一个罪人吗?

     这!绝!对!不!行!

     几乎同一时间,四个少年都奋力挣扎起来,虽然身体因为那淡青色的浓烟而无法动弹,可是他们因为躺进了圆木里,离开了脚下可以抑制神力的地毯,他们的神力反而可以运用了。

     除了奉赞,没有人知道,林天啸他们四个人的神力早就已经到了三阶。

     不管是皇嗣还是神殿护卫要提升神力的等级十分困难,不仅仅是训练的问题,而是他们和林天啸他们激发神力的方式不同,他们要依靠祭司的祝福和各种珍贵药物的辅助,这样虽然更安全,可是再提升就困难了。

     林天啸他们四个孩子能在那种极端的环境里激发神力,天资本来就已经是绝顶的了,再加上奉赞曾收买过几个神殿护卫,弄到了一些神殿关于神力的记载,其中包括简单的锻炼方法。这些年四个孩子随着苏裴被关在塔上,除了伺候好苏裴,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锻炼。

     苏裴虽然没有神力,可是或许是因为他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每日只能不断的幻想那些没见过的东西,以至于在几个人里面,反而是他最了解那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力,在很多时候他都能提出一些建议,让四个孩子不拘泥于神殿的训练方法,成长得也更快。

     这时因为那一句“王子不是罪人,神只要罪人的灵魂”而彻底爆发,“嘭”的一声,四根圆木中突然爆发出四根粗大的柱子,分别是风、火、土和一根粗大的藤蔓,仿佛巨蛇一般在空中扭动,挂在洞壁上的火把和灯塔上的油灯瞬间熄灭了大半。

     观礼的贵族们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四散逃串,虽然他们相信祭司的能力,可是这种状况下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比较好,两虎相斗,旁观的人才是最危险的。

     祭司被那猛烈的飓风吹得站立不稳,她几乎是勃然大怒,她竟然不知道这几个灵童的神力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的,尤其是那一边旋转,一边不断向旁边飞射的土刺,其刚硬程度竟然快比得上青铜的箭头了。

     她也不敢再拿乔,身边飞舞盘旋的莹绿色光点轰然变大,虽然只有油灯里的小火苗那般大小,可是却散发出刺目的光芒,让因为火把和油灯被灭而暗淡了许多的祭坛,再次处在一片光明中。奉赞抛过来的巨大风刃直接撞在了几个光点上,只听“轰”的一声,那几个光点竟然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风刃顿时消失无踪。

     随着爆炸声不断响起,那些射向她的火球、土刺、木刺、风刃也全都化成了飞灰。

     就在这时,她身边两盏一直护着的油灯里冒出了四朵黑色的火焰,飞旋着射向林天啸他们四人弄出的风柱、火柱、土柱和巨大藤蔓,那几朵黑色火焰和莹绿色光点完全不同,如果不是在这么多光点之中,几乎完全看不到,它们无声无息的就钻进了那些柱子里。

     “啊啊啊~!”林天啸他们同时发出了惨叫声。

     那黑色火焰一进入几根柱子里,他们就感觉仿佛被一把巨斧猛劈在头顶,然后一下一下的把他们劈成了两半,他们甚至能感觉到巨斧划过脊柱时的冰冷,那剧烈到了极点的疼痛,甚至让他们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发出凄厉的痛苦哀嚎。

     “哼!就这点本事也想毁了祭祀大典?!”祭司抬起一只手,丰盈细白的手指对准腾空的奉赞慢慢收紧。

     仿佛身体里的血液被瞬间抽空了一般,奉赞魁梧的身体肉眼可见的瘪了下去,他奋力在空中挣扎,发出不甘的怒吼,可是却无论如何挣扎不开那无形的巨手。

     整个洞窟里只有奉赞和四个少年的怒吼和惨叫声,所有人都被祭司那恐怖的力量所震慑,包括那些已经冲到祭坛下面的救援者,他们呆呆的抬着头,看向越来越干瘪的奉赞和一脸冷酷的祭司,长期以来对神殿和祭司的畏惧让他们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下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一个断断续续但是却又十分清晰的声音从祭司的身后响起。

     “不……不要……伤害……不要……伤害……他们……”

     苏裴听到林天啸他们的惨叫声,顿时从那种不甘和抗拒中清醒过来,他们自小一起长大,尽管名为主仆,实则苏裴的心底早就把他们当成最亲密的人,听到他们的惨叫声,又急又惊之下,竟然挣脱了祭司的精神控制。

     听到苏裴的话,祭司手下一顿,她的精神力非常强大,控制苏裴这样毫无神力的普通人完全不费任何气力,苏裴对她来说,就仿佛是狮子爪子下的一只蚂蚁一般,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她根本没发现苏裴是什么时候摆脱自己控制的。

     微微皱了皱眉头,祭司对今天的祭祀大典十分不满。

     她原本是皇家血脉,被选为祭司之后,就常年在神殿的深处与神交流,并不过多的参与世事。听说尼雅河的水位逐年下降,她专门为此问卜,她的神告诉她,因为裴琪丝污染了皇室血脉,这才影响了尼雅河的水源。

     为了皇家血脉不被污染,为了精绝国能永存,她从神殿的深处走了出来,并用十六年来精心准备这场祭祀大典,却成了现在这种样子。

     一向以来,除了她的神和皇室血脉,任何人对她来说,都只是不需要在意的蝼蚁。所以对奉赞也采取了一种放任的态度,只要他不接触到王子就行。她没有想到奉赞会有那么大的能力,不仅带来了那么多的叛逆者来破坏祭祀大典,甚至还隐瞒了四个灵童的能力。

     望着乱七八糟的祭坛,祭司手下一个用力,捏碎了奉赞的脖子。

     她走到苏裴身边,低头看着圆木里躺着的少年,说:“殿下,你是个罪人,你就不该来到这世上。”她说着,双手握着刺入苏裴胸膛的匕首用力往下一按,直接贯穿了苏裴的心脏。

     “献祭!”

     四个手持利刃的神殿护卫走上祭坛,分别站到风狂刀、林天啸、火无邪和山炎刹的身边,同时将利刃刺入了他们的心脏。

     “封上圆木,把他们放入祭坛下的石穴,让神来洗涤他们肮脏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