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到政府发出这个通告之前,具体死了多少人,已经无法统计了,但是很多人都怀疑,真正死于丧尸之手的其实并不多,大部分人其实是死于消息暴露后造成的暴动。

     之前的那一则微博早早的把丧尸暴露在公众面前,引发了人心的不安,一开始只是引起了城市里的抢购风潮,和离开城市去乡间的回乡风波,后来在一些有心人的引导下,许多人走上街头开始了打砸抢,再后来杀人、抢劫等各类恶性案件大量发生,形势越发的严峻。

     偏偏就在这时候,竟然有大量官员带着家小和往日里受贿得来的钱财,逃到国外去了。

     这些官员往日里贪污*,但老百姓只要能吃饱穿暖,到还真不会把这些官员怎么样,但现在出现了丧尸,还到处都是打砸抢事件,这些官员竟然拍拍屁股跑了!这真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而且还是惊涛骇浪!

     一时间政府办公的地方,甚至政府官员的家立刻被围攻,如果说以前还有军警可以维持治安,保护政府的安全,可是现在异能者的出现立刻打破了这种平衡。

     刚刚激发异能的异能者拥有几乎等同三阶异能的威力,其破坏力简直让所有人瞠目结舌,他们带着普通的百姓烧毁、拆毁政府的办公大楼,捉了大量的官员进行所谓的审判,他们自诩是神的宠儿,认为自己有了神给的力量,就能替天行道。

     被丧尸吓破了胆的普通百姓,也被突然出现的异能所迷惑,他们相信异能者能带领自己躲避丧尸,能让自己活下去。

     而敢于质疑那些异能者的普通人,不是莫名其妙的消失,就是带着家小离开。

     人如果获得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比如金钱,比如力量,总是忍不住去运用,否则他会觉得不真实,他必须在一次又一次的运用过程中来获得满足。

     联合起来抢夺了当地的政府管理大权之后,异能者开始占领属于自己的地盘。

     就在林晓离开实验室的那晚,在一个人口几千万的城市里,几伙异能者进行了一场火拼,因为对异能的不熟练,又对异能过于自信,完全不懂得要小心的操控异能,刚刚激发异能本就比真正的一阶异能要强许多,身体里的异能完全是靠透支生命力来获得的,结果几个异能者在这场火拼里同时自爆了,偏偏当时参加火拼的异能者和普通人都很多,仅仅这一次异能者自爆就让附近上百栋房屋倒塌,死伤人数更是上十万人。

     如果就此打住倒也罢了,偏偏在有心人的挑唆下,这种异能者引领的暴动在许多城市爆发,仅仅两天时间,各类打斗火拼事件无数,死伤更是无数。

     这种情况下,最开心的或许只有丧尸了,真是坐着不动都有死伤的人掉到面前给它们吃。

     可是因为死伤太多,丧尸就算拥有永远也填不饱的肚子,也没办法那么快的吃掉那么多人,被丧尸抓伤、咬伤的人越来越多,虽然一些人幸运的拥有了异能,但变成丧尸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偏偏一时间连国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出动国家机器不是不行,可是正如老话说的,法不责众,哪怕几万人、几十万人,国家都能在大义面前忍痛舍去,可是当这个人数到了几百万、几千万……又该如何?

     “所以国家只能暂时设置几个安置点,把普通人先接进去保护起来,让那些异能者在外面自己闹腾。”林晓把自己的猜测全部说完后,叹了口气,又说:“我想,师兄那样的秘密研究所大约不止一个,而且全都是国家早就设立的,为的就是防范现在这种情况。”

     “你是说,国家早就在研究开发异能?”马嶶瞪大了她那双几乎毫无焦距的双眼,现在是晚上,她又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她也没了一开始的那种惊慌,习惯成自然了。

     “应该是这样。”林晓点了点头。

     一旁没有说话的王奋强却想得更多,十几年前的那一场战斗中出现的丧尸,还有那个所谓的“军火交易点”,以及后来蚩尤部队接手后,立刻让所有特战队撤离……这会不会因为那个交易点根本就是个秘密研究所?

     “那现在我们要去安置点吗?”方斌虽然这么问着,心里还是有点想去安置点的,他家附近就有一个安置点,想来自己父母肯定会过去。想到自己父母,他不由的暗暗感激宋清泉他们,如果不是遇到宋清泉这个小队,不说自己能不能在那曲那种地方活下来,就是他的父母也不可能提前知道丧尸的消息,从而早早的跑到乡下,避开了城里的那些火拼暴动。

     宋清泉站起来,看了所有人一眼,说:“我们先找一个最近的安置点看看情况,至于进不进去再说。”

     他们能平安的活到现在,并且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说出来可能让所有人都觉得奇怪,但宋清泉却明白,正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在不停的奔走,而且除了当初去怀化,几乎没进过什么大城市,所休息的地方也几乎都是城乡结合部,这才能避开沿途的所有危险,可是现在的安置点几乎都在每个省的省城,那里原本就人口众多、关系复杂,现在这种情况下真的进去,未必是什么好的选择。

     可是马嶶和方斌听了却是一喜,他们虽然是广西人,但也有亲戚在广州,广东两处安置点,一处就在广州,如果能进去看看自己的亲戚也是好的。

     第二天,他们收拾了一下就想去退房,可是房主的家却已经空无一人了,想来是前几日就已经跑了。

     “那房东看着挺面善的,竟然是个骗子!”曾玖想到给出去的押金就万分不爽,才住了一个多礼拜,不仅给了一个月的房租,还给了三个月的押金,虽然这里的租金便宜,一栋三层高的小楼月租才一千多,可这一下也用了快五千块钱了。想到他们带出来的三十万现金,沿途买汽油、买物资,现在只有不到一半了,他就担心得不得了。

     林晓摘下他的帽子,摸了摸他支棱着的一双毛绒绒的耳朵,说:“说不定很快这些钱就没用了,你也别太生气了。”

     曾玖长大了嘴巴,连忙一把抓住林晓,说:“你说钱就快没用了是什么意思?”

     见一车的人都望着自己,林晓笑了笑,说:“我也只是猜测,现在人心不稳,肯定不会有人愿意再去上班,再去耕作,手里有钱不如手里有物资,这样下去货币必然大跌,或许……我们很快就要重新回溯以物换物的年代了。”

     林晓说得没错,事实上他们刚进入广州安置点,就发现这里的人已经开始了以物换物。

     广东的人口本来就多,再加上外来人口就更多了,现在几乎蜂拥而至全都涌到了广州这个城市,住房、吃喝、医疗全成了大问题。

     他们开车还没进入安置点,已经被外圈的人流吓了一跳。

     路上完全被车流堵住了,而两旁全都是拖家带口向广州走的人,在人流外侧到处横七竖八的搭建着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帐篷,有些人甚至直接露天躺在地上,远远的看去,也不知是死是活。

     马嶶的眼睛在白天看得最是清晰,林晓曾经给她做过一些检测,怀疑她的眼睛也是一种兽化,有些类似于鹰眼,能在很远的距离看到任何移动的物体,动态视力特别好,至于晚上看不清楚,是因为一些动物晚上不需要捕猎,所以到了晚间就会失去视力。

     她能看到老人眼中的麻木,孩子眼中的茫然,年轻人眼中的恐惧,中年人眼中的冷漠……没有人还能微笑,每一个人都对身边的人保持着距离和警惕,甚至看到有人突然倒下,也不会多望一眼。

     这让马嶶想起以前曾看过的战争纪录片,在那些黑白的片子里,用扁担挑着孩子逃难的人们,脸上就是带着这种绝望,对未来、对生活、对生存的绝望。马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短短的时间里,会让这些人如此的绝望。但同时她也明白,如果不是遇到宋清泉这些人,她或许也不过是那些绝望的人之一。

     因为时间太短,安置点的外围只用铁丝网围了起来,不过里面到是正在大兴土木的建造着围墙。

     看着那用砖石刚刚建造起来的巨大“城门”,所有人都不由的瞪大了双眼。

     这是要做什么?这么一扇近十五米高,二十米宽的厚重城门,难道要起一堵近二十米厚的围墙?

     “把这张表格填了,然后去那边的门做身体检查。”进门的时候,一个戴着□□章的人递给了他们一份表格。

     “请问一下,这身体检查,主要是要检查什么啊?”林晓笑着递了一包烟过去。

     那人眼睛四下瞟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自己这边,立刻不着痕迹的把烟接过来塞到裤子口袋里,小心的用衣服盖住,这才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检查,主要是看有没有人受伤,怕有人感染了……那啥病毒之后跑到安置点里来。”

     林晓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扫了一眼那份表格,见上面除了姓名、年龄、特长等普通的项目外,还有“是否有异能”和“异能种类”,想到自己这个小队里,除了后加入的王奋强,几乎人人有异能,顿时有些不安,立刻又递了一包烟过去,小声的说:“这个异能是怎么回事?”

     那人看了林晓一眼,露出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直到林晓再次塞了一包烟之后,才露出满意的神色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只是听说好像要成立异能小队,听说还有工资可以发,你要是有异能可就发了。”

     林晓点了点头,谢了那个人。

     因为车子不能进城,宋清泉把车子开到城外的停车场。

     所有人坐在车上,全都盯着那张简单的表格,仿佛能从上面研究出什么□□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里突然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靠在王奋强身上睡得天昏地暗的风狂刀突然跳了起来,一头撞在车顶上,“哎哟”了一声之后,捂着肚子对王奋强说:“开饭了吗?是不是开饭了?今天是吃腌肉吗?”

     虽然他说的是精绝语,车里没几个人能听懂,可是他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噗!”曾玖一下大笑了起来,说:“王子殿下,你这个护卫还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苏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曾玖,然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嗯,他们都很可爱。”因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值得大家爱的人。

     这下连王奋强和林晓他们都笑了起来,不过不是像曾玖这样大笑,而是用一种看待纯真孩子的目光望着苏裴,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们对苏裴这样简单的性子越发的喜欢了。

     只有宋清泉在旁边黑了脸,心里不断的呐喊着“其实我也很可爱”。

     笑了一会儿,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只写出曾玖、马嶶和方斌有异能,别人暂时隐瞒自己的异能者身份,因为曾玖是兽化,马嶶和方斌的异能也不具备攻击性,就算真的成立异能者小队也没有关系。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像那些参与暴动的异能者那样,给城里的人带来危险,如果国家要对异能者进行管制,也不会太在意他们几个。

     商量好之后,他们把表格填写完,背上自己的行囊,让苏裴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把两辆车子收了起来之后,向着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