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你要过去?”曾玖听得一愣,自己这边在被追杀,队长居然没有抛弃他们,还愿意过去,想不到看着像个大冰坨的队长这么好人。

     宋清泉虽然不知道曾玖给自己发了好人卡,不过曾玖那张不善隐藏的脸上满是感激,让宋清泉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他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大背包,把自己的东西和刚才买的食品全部收进去。

     曾玖正好坐在门边,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里间的双人床,上面摆放了几条小小的内裤,一条平摊在雪白床单上的粉红小内裤上有一条细细的斑斓小尾巴。

     那一瞬间,曾玖的脑海里跑来跑去的全是“卧槽”,他狠狠的瞪了宋清泉一眼,又眼带同情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少年,这么美丽的天使怎么会看上那个变态的家伙!这才认识几天?居然就让人家穿上情趣小内裤了,再过几天说不定就要上真空蕾丝围裙了……

     真空蕾丝围裙……

     曾玖吞了一口口水,不敢再往沙发那边看,心里不停的默念“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是有男朋友的人……”,嗯,重要的事情一定要默念三百遍。

     宋清泉完全没有搭理脸色不断变换的曾玖,他之前先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裴穿着他的衬衣,正坐在床上梳头。

     苏裴从小到大就没有剪过头发,一头长发几乎垂到脚踝处,只是以前都有莘雅和四个小伙伴为他洗发梳头,现在要他自己梳理这么长的头发,实在是有些让他为难。

     可是宋清泉却是眼前一亮,帮少年梳头,多好的机会啊!

     所以悲催的曾玖才在门口蹲了半个小时。

     后来还在宋清泉连哄带骗下,苏裴穿上了刚买回来的小动物内裤。

     看着一脸好奇掀开衣服,扭着身体摸自己翘臀上小尾巴的少年,宋清泉口干舌燥得厉害,他突然明白了“化身为狼”是什么意思,因为他现在就有这个冲动。

     为了不让自己变身,他急忙打开电视,随便找了个音乐台给苏裴看,这才让曾玖进来。

     现在,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把给少年买的衣服拿出来,虽然新买的衣服还没有下水,但现在也没这个时间了,商场里发生的事情,只要有心人一定能查到他身上,这个旅社人来人往的并不安全,越早离开越好。

     能遇到曾玖也算是他的运气好,否则以他或者苏裴去租房,被人发现的几率太大。现在和林晓他们汇合,虽然多了一个伤员、一个女人和一个吵闹的家伙,但有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还是不错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些追杀林晓的人,很可能就是蚩尤部队。

     把苏裴叫到里间,关上门,挡住曾玖窥探的视线,宋清泉为苏裴换上新买的衣服。

     虽然也是简单的衬衣和牛仔裤,但质料却是轻柔的桑蚕丝,这让穿惯了丝绸衣服的苏裴露出了一丝笑容。

     临出门,宋清泉把苏裴的一头长发扎了个马尾,又让他把那顶遮阳帽戴上,在还没把少年变成自家的少年之前,越少人看到越好,宋清泉虽然对自己有信心,但他怕麻烦。

     去柜台结账的时候,中年老板娘收了一整天的住宿费,这才笑着让宋清泉他们走。

     他们没有叫车,县城里虽然有的士,但并不多,要通过的士找人太简单了,就算是摩的也不安全,还不如走过去。

     林晓他们租住的地方紧挨着贯穿全且末县的幸福路,走进一条小路,曾玖告诉他们这条路叫“教育巷”,旁边的小区住的大部分是政府公务员或者教育系统的职工。

     宋清泉斜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说:“这里是林晓选的吧。”

     “你怎么知道?”曾玖瞪大了眼睛。

     宋清泉没说话,在他们三个人之中,只有林晓还算是个头脑冷静的聪明人,能想到利用政府公务员来做掩护的,也只有他了。

     快走到小区大门的时候,宋清泉往马路对面看了一眼,脚步不由的顿了一下,因为在马路对面的一栋有大片蓝色玻璃的建筑上面,写着“且末博物馆”几个大字。

     宋清泉皱了皱眉头,旅社老板娘说的话在他脑海里转了几个圈,不过想到商场里的丧尸,追杀他们的蚩尤部队,宋清泉觉得传染病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有趣的是,林晓他们租的房子正好在小区最边上,只要走到阳台上,就能看到对面的博物馆。

     “队长?!”李馨看到宋清泉的时候,连日来的恐惧和委屈一下全涌了出来,泪眼婆娑的就要扑上来求安慰。

     可是宋清泉毫不留情的避开了,还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苏裴,见他只是好奇的看着李馨,并没有什么在意,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可是才吐出这口气,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了。

     “林晓在哪里?”宋清泉等曾玖把门关上,立刻问到。

     李馨看了一眼苏裴,见他进屋还没摘下帽子,心里有些奇怪,但她到底是女人,立刻就发现面前这个人虽然留了一头长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孩子。

     “队长。”林晓扶着门框从里屋走出来。

     “你的腿怎么样了?子弹拿出来了吗?”宋清泉走过去看了一下林晓的小腿,虽然中枪的位置不算危险,但枪伤很麻烦,如果子弹不拿出来,伤口即使长好了也会有后遗症。

     “子弹穿过去了,李馨帮我处理过伤口了。”林晓扶着曾玖的肩膀走到沙发坐下,对已经自动自觉坐在沙发上的苏裴打量了一下,说:“队长,你不介绍一下吗?”

     宋清泉眼神柔和的看了苏裴一眼,说:“这是……我朋友,可以相信的。”

     林晓楞了一下,他看着宋清泉笑了一下,说:“既然这样,我就把分开之后的情况说一下吧,我想酒鬼应该没说明白。”

     “你还真是了解他。”宋清泉说着也在苏裴旁边坐了下来。

     原来那天他们遇到那个干尸分开走之后,林晓他们向营地方向走,还没走到一半的时候,林晓突然把车子停了下来,因为他似乎听到了枪声。

     林晓和曾玖都是军事发烧友,除了喜欢制作各种坦克、飞机的模型以外,还参加了一个射击俱乐部,对枪声十分敏感。

     李馨刚受了惊吓,突然见到林晓停车,立刻惊慌失措的四下张望。

     就在这时,曾玖也听到了枪声,他只想了一下,立刻说:“是qbz-03?不……似乎更像是zh-05,但是……”

     没等他说完但是什么,一颗子弹已经斜穿过玻璃,差一点射中后排的李馨,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疯狂的尖叫了起来。

     林晓来不及说话,疯狂的倒车后,慌不择路的向前开。

     黑暗中,他们的suv不知道被射中了多少次,四面八方都仿佛有人在对他们开枪。

     一直到天亮,后面追击的车子才消失,林晓不敢停车,他们向着民丰县方向行进,谁知道在无人的郊区,曾玖下车想找个地方方便一下,一些身穿黑衣的人竟然早就在那里埋伏了,如果不是林晓推了他一把,曾玖就要被射中要害了,不过在逃回车子的时候,林晓的小腿中弹。

     那之后他们不敢再走国道,被迫绕道沙漠,顶着酷热在沙漠里跑了一天一夜,一直到前一天才开到且末县。

     “你们的车子呢?”宋清泉想到刚才在楼下没见到林晓的那辆suv,又听他说车子中弹,立刻追问。

     “在流沙里呆着呢。”林晓笑了一下。

     他们路上正好遇到一个小型的流砂坑,干脆把车子推进流砂坑,乘坐公共汽车进的县城。

     宋清泉点点头,别看公共汽车上好像目击者众多,但谁也不会特意观察车上的人,否则很可能会被旁边的人当作小偷或者心怀不轨的人,所以公共汽车反而成了躲开追踪最好的乘坐工具。

     林晓又看了一眼苏裴,说:“队长你呢?不会是也被追杀了吧?”

     宋清泉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林晓想知道的是苏裴的身份,但这是最不能说的,或者说,就算他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所以他干脆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和追杀你们的同一批人。”

     李馨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宋清泉刚才避开她的举动让她有些难受,可是听到宋清泉也被那些黑衣人追杀,又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她忍不住插嘴道:“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我们?!还有咱们那些队友,不会是全部……”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她未必和那些队友有多少感情,但大家一起出来玩,现在那些人全部生死不知,自己又被追杀,难免心头悲痛。

     “那些人是蚩尤部队。”宋清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特种部队,负责一些……别的特种部队无法处理的事。”

     所有人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林晓说:“比如呢?”

     宋清泉默默地移开视线,说:“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