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突然,李馨捂着头跳了起来,她压低了声音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部队?!为什么要灭我们的口?!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曾玖略带同情的看着她,这女人根本没明白“灭口”是什么意思。

     “那个干尸。”林晓冷冷的扫了一圈所有人,说:“我们最近并没有遇到其他的异常,值得灭口的只能是那个干尸。”

     “那个干尸到底是什么东西?都成了干尸怎么还能动?”曾玖想到那个力大无穷的干尸,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林晓看了他一眼,说:“你还不知道吧,咱们马路对面的博物馆里就有好多干尸,你要想知道为什么干尸会动,不如去博物馆里研究一下。”

     “卧槽,你不要吓我!老子最怕这些不科学的东西了。”曾玖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一脸好奇的对宋清泉说:“队长,那只追你的干尸后来怎么样了?你怎么摆脱它的?”

     宋清泉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他总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东西,但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干尸……博物馆……传染病……商场里的丧尸……

     商场里的丧尸!

     宋清泉猛的想起来,他在商场里遇到的那个丧尸身上穿的根本就是医院里的病人服。

     他突然有一个疯狂的猜测,会不会那些干尸带有有把人变成丧尸的病毒?而博物馆里有可能就有一个这样的干尸,所以才最先出现所谓的“传染病”。

     “我累了。”苏裴微微抬起头,漆黑的眼眸从帽檐下看着宋清泉,这些人说的他一句也听不懂,无聊之下开始有些犯困。

     “我们住哪一间房?昨天我们一晚上没睡,有什么事情都等我们起来了再说。”宋清泉立刻把刚才想的事情抛在脑后,天大地大干尸问题大,但自家少年的事情永远最大,尤其是这房子三房两厅,嗯,实在是太好了,李馨是女人自然一间,林晓和曾玖是一对,也要一间房,最后……他就可以和自家少年一间房……一张床……

     宋清泉一边揉着开始发痒的鼻子,站起来拿着背包就拉着苏裴的手往最大的主人房走。

     “唉,我去,那是林晓的房间!”曾玖刚站起来,就被宋清泉回头一个冷眼给吓得又缩了回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宋清泉把林晓和他的东西丢了出来,他不敢和高大的宋清泉呛声,只好扭过头来,委屈的对林晓说:“晓晓,那混蛋抢了我们的房间……”

     林晓对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说:“客房是两张床的,你不是一直不想和我睡一张床吗?现在正好了。”

     曾玖眨巴了几下眼睛,扭头看着窗外,低声说:“我什么时候说不想和你睡一张床了。”

     林晓看着他微红的耳根,眼底蕴满了笑意,就算被追杀又如何,只要和他还在一起,一切都不可怕,不过……他以前竟然不知道,原来宋清泉竟然也喜欢男人。想到这里,林晓看了一眼已经被关上的主卧门,又看了一眼咬着手指,坐卧不安的李馨,微微的摇了摇头。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越是追逐越是看不清楚,可是当你静静的等待,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突然出现。

     而这时候,努力追媳妇儿的宋清泉正为第一次同床共枕而满心欢喜。

     他把林晓和曾玖的东西丢出去之后,立刻在立柜里找出干净的床单和被子铺好,然后拿出之前苏裴穿过的大衬衣给他换上,期间因为那小翘臀上的尾巴揉了好几次鼻子。

     主卧里有浴室,苏裴之前洗过澡,到不用再洗一次,宋清泉拿出自己的毛巾和换洗衣服进去洗了个战斗澡,出来的时候他想了许久,在“全身赤.裸”、“只穿内裤”和“穿上睡裤”中选了半天,最终决定还是穿上睡裤,毕竟现在少年还不是他家的,不要把人给吓住了。

     本以为洗完澡还能在少年面前秀一下身材,谁知道等宋清泉出来的时候,苏裴已经盖着被子睡着了。

     宋清泉看了一下自己饱满的胸肌和紧实的腹肌,又看了一眼因为过度脑补而有些突出的位置,突然觉得自己追媳妇的路似乎会非常的漫长。

     轻轻的掀开被子,宋清泉躺到床上的一瞬间不由的为自己点了个赞,立柜里明明还有两条被子,可是自己却只拿出来了一条,实在是太英明了,看着旁边唇瓣轻启,睡得极熟的少年,宋清泉不由的吞了口口水,然后有些懊恼的转过身去。

     拍了拍某个不安分的地方,宋清泉在心里说:“哥们儿,别闹,我知道这些年只让你和左右手相好,实在是有些亏待你了,可那不是没找到嘛,等咱把媳妇儿追到手了,立刻给你开荤!”

     想了想,他又转过身对着少年,开始在心里计划三天后给爷爷打电话,只要事情处理完了,立刻带少年回家,等少年答应嫁给自己之后立刻结婚,唔……喜宴要摆上九十九桌流水席。

     然后就是洞房花烛夜,酱酱酿酿……

     还有蜜月旅行,每日每夜……

     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不过,哥们儿,你能现在别闹吗?

     宋清泉这里闻着少年的体香,陷入了对未来的美好畅想,两辆黑色的包甲猎鹰停在了之前他勇斗丧尸的商场门口,每辆车里下来了六个持枪的黑衣特种兵,如果细看可以发现,他们衣服的边是红色的,胸前还有一个牛头的标志。

     “里面什么情况?”从前面车里下来的一个男人一边问守在门口的两个警察,一边四下打量。

     这个商场靠近且末机场,周围多是一些宾馆和商场,离宋清泉他们现在住的小区也很近,往日里这里总是热闹非凡,可是现在这条路的两端被封,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两个守门的警察被那黑衣男人身上的煞气惊得心里猛跳,年轻一点的那个甚至不敢上前回话,到是年纪大一些的那个警察胆子壮一些,虽然心里打着鼓,还是走上前说:“那个嫌疑犯在地下超市里,我们已经把地下超市的大门关上了,嫌疑犯暂时出不来。不过因为监控室也在地下,所以里面的具体情况不清楚。”

     “死了几个人?”那男人又问。

     年纪大的警察摇了摇头,说:“确切人数不清楚,不过起码在十人以上,听后来跑出来的人说,嫌疑犯之前被打倒在地的时候,明明那人卸了他的胳膊和下巴,当时嫌疑犯根本无力反抗,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人走了之后没多久,嫌疑犯就突然站了起来,被卸了的胳膊和下巴也长回去了,还变得力大无穷。”

     “嫌疑犯?噗……这有什么稀奇的,嫌疑犯升级了呗。”旁边另一个黑衣军人嗤笑了一声。

     年纪大的警察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一直以为最开始问话的男人是他们的队长,可是现在看来未必,否则他正在和队长讲话,下面的小兵哪里有资格插嘴。可是他说的升级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八开门,老四、老五警卫。”这时候又有另一个黑衣人让年纪大的那个警察更加混乱,可是这些人的脸上都涂了黑色和红色的油彩,那警察连他们的样子都无法辨别。

     “是!”

     三个黑衣军人走上前,那个年轻警察刚想把门钥匙掏出来递给他们,就见其中一个黑衣军人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铁丝,也不知道他怎么弯了几下,伸进落闸门的锁孔里挑了两下,就听门里发出一声脆响,锁已经被打开了。

     所有的黑衣军人立刻围在门外,举起枪对准了大门,两个警察被他们推到了外围。

     开锁的黑衣军人先是侧头听了一下里面的声音,猛的把落闸门向上拉开,然后立刻向后退,他的动作已经非常迅速了,可是里面一只长着漆黑长指甲的手更快,对准他的面门就抓了过来!

     眼看那黑衣军人就要被那只手抓伤,两梭子弹同时射出,一梭打在那手的手腕上,直接把手腕给射断了,另一梭射中了手的主人的头颅,断掉的胳膊瞬间静止,门里面的人向后一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门后面只有这一个,那个差点被抓伤的黑衣军人耸耸肩,端起手上的枪带头向里走。

     在他们的后面,年轻小警察看着地上倒着的“嫌疑犯”说:“老张,这个……不是博物馆的那个管理员……”

     年纪大的警察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说:“别说话,多看少说,尤其是有些话题更不能说。除非你想被……灭口。”

     年轻小警察被他吓了一跳,虽然嘴巴不能说话,心里却是清楚,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就是刚刚在县医院里死去的,博物馆的一个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