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半碗*辣的牛肉汤喝了下去,穿过喉管进入胃部,能让整个人都变得温暖起来。

     一直在不停发抖的方斌终于情绪稳定了一些,相比之下,反倒是由始至终都看不见的马嶶更镇定一些,但是即便是正午的阳光下,她的脸色也是苍白的。

     林晓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她,一般人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听到野兽的嚎叫和人类的惨叫声,往往会通过脑补幻想出各种可怕的场景,甚至有心理承受力不够的人因此而吓死,可是这个女生却只是脸色不好,比方斌这个男人还镇定。

     他们现在停车的地方在西藏昌都附近的一个藏民聚集区,不远处是十几顶帐篷,远处还有几十头牦牛正在悠闲的吃着草。

     许多人来到西藏都喜欢看看牦牛,这种体形巨大可是性子却相对温顺的动物,可是方斌现在只要看到那些牦牛,就会忍不住打个哆嗦。

     昨天晚上他先是看到了丧尸吃人,然后被丧尸堵截,之后就见到了几头丧尸牦牛不停的追逐着他们的车,如果不是宋清泉的车技一流,车子绝对要被那些通红着双眼的牦牛撞到阴沟里了。

     他们在一片草地上搭起了一个简陋的灶台,一个野餐锅里正煮着从牧民那里买来的牦牛肉和切碎的土豆,山炎刹细心的挑出了几块煮得极为柔嫩的牛肉,又装了几块土豆,浇上一些汤汁,这才把碗端到苏裴面前。

     一晚上没有睡好,苏裴的脸色也不好,他打了个哈欠,看着面前的食物有些兴趣缺缺,但是因为精绝国是在沙漠中的小国,水资源稀少,要想得到足够的食物十分困难,即使他是个王子,但莘雅从他很小的时候就不断的教育他,告诉他食物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所以他从来不浪费食物,即使再没有胃口,他也还是把碗接了过来。

     好在山炎刹大约也知道他的胃口不好,并没有装多少东西,而且还专门等肉炖得很烂了才盛出来,牦牛肉的脂肪含量也不高,到不会让一晚上没睡好的人腻住肠胃。

     山炎刹一直等到苏裴吃完了,把他的碗筷放在一边,这才端起自己的碗吃起来,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必须等王子殿下吃完了,他和另外的小伙伴才吃饭,即使现在精绝国已经消亡,但是规矩已经长在了灵魂里,怎么也改不了。

     曾玖又彻底变成了一只大猫,因为附近有牧民,只能委屈的趴在车里,所有人都没怎么说话,甚至连方斌和马嶶也对他的变化保持沉默,经历了这样一个晚上,大家都没有谈话的*。

     吃完东西,山炎刹提着一桶水回来,给苏裴洗了脸,这才把碗筷洗干净收起来。

     马嶶看着山炎刹那细致的动作,突然说:“其实我一直想问个问题,王子殿下是不是……真的王子?”

     大家都有些愣神,这个女人到底是神经太过大条,还是脑回路与众不同,这时候不关心丧尸,不关心未来,反而问这样一个问题。

     宋清泉和林晓对了个眼神,都没有说话,这种事情他们知道,但现在马嶶和方斌都还算不上自己人,甚至如果不是之前同路,他们又正好是发现少年干尸的人,他们或许都不会带上这两个人,即使他们有特殊的能力又如何。

     苏裴吃完东西有些迷糊,靠在宋清泉肩膀上都快睡着了,根本没听见,而山炎刹虽然最近一直在学汉话,可惜马嶶的话他还是没听懂。

     见没人回答自己,马嶶也不尴尬,她想了想,突然笑着对宋清泉说:“队长,我们的行李都丢了,暂时只能跟着你们混吃混喝了,不过请放心,我会做饭,方斌会洗衣服,我们会尽快联络家里人,让他们把钱汇过来的,不需要太长时间。”

     宋清泉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只是低垂着眼帘,虽然脸上依旧面瘫,但眼神温柔的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的苏裴。

     马嶶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们跟着宋清泉却并不加入他们,只用煮饭和洗衣来当车票,等收到钱之后立刻分道扬镳。

     林晓笑了一下,对这个小女生更感兴趣了,她不提昨天晚上被救,反而先说自己行李都丢了,就好像是因为他们才让她把行李丢了一样,又以劳动来代替旅费,分明是看出了他们几个的与众不同,不想和他们扯上干系,偏偏说话还不让人讨厌,真是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家庭或者生活经历,才能培养出这样一个待人处事滴水不漏的性子。

     只不过,马嶶到底还是年轻,昨天晚上又一直看不见,她根本就不明白丧尸到底有多可怕,还以为只要离开这里,离开西藏就能完全避开丧尸,可是林晓早就从全国大范围的传染病看出,这种丧尸病毒或许早就被人带到了各大都市里,或许不用多少天就要爆发了。

     但是爆发的要素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新疆和西藏会提前爆发?

     林晓心里想着事,脸上却是一派平和的说:“可以,没有问题,我们正好没有煮饭和洗衣服呢,等你们收到路费了再离开好了。”只要你们还能收到路费。

     马嶶和方斌都很满意,两个人都只剩下身上的这一套睡衣,要是宋清泉他们真的抛下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林晓从车里拿出两套衣服让他们换了,之后就收拾东西向玉树方向开去。

     一路上,林晓利用野外的发射器收了一次信件,看了自己父母的回信,知道家里人都挺平安的,可是对丧尸的出现全都抱怀疑态度。

     林晓对此也没有办法,要是没有亲眼看见,连他都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出现了丧尸。

     想了许久,林晓只好再次给家里人写信,告诉他们,即使不相信也好,先找个可以避难的地方,等他们回去之后也能去找自己的家人。

     关上笔记本,林晓叹了口气,摸着凑到自己面前的大猫耳朵,望着窗外的风景有些回不过神来。

     之后两天他们的路程到还算顺利,不过到了第三天的傍晚,他们刚刚到达四川的乐山附近,林晓突然倒下了。

     “喵~”大猫急得围在林晓的身边,在帐篷里不停的打转。

     原本他们是该进乐山市休息的,可是带着一只和人一般大的大猫,想也知道无法找到旅馆敢让他们住宿,所以这几天他们要不就借住民宿,要不就在野外搭帐篷。

     林晓之前受的枪伤表面是好了,可是里面毕竟是穿了一个孔,哪里能如此快的完全好透,这些时间风餐露宿,再加上他每日还要用异能预知第二天该走的路线,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了。

     “我们必须带他去看医生。”马嶶弄了湿布放在林晓的额头上,可是这样降温明显不够,他们身上虽然有药品,但队伍里只有林晓是医生,他现在昏迷不醒,还真不敢随便的给他乱吃药。

     “回去之前那个小镇,刚才经过的时候,我看到有一家卫生所。”宋清泉说着准备开车。

     “怎么不去镇医院?”方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林哥这种情况还是去医院比较保险吧?万一需要什么特效药,卫生所里怎么可能有?”

     可惜宋清泉压根不搭理他,弄得他挺没脸的,干脆加快手里的速度,把东西全收了起来。

     马嶶在旁边看着方斌深深的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就看这旁边的大猫也知道,他们根本就见不得人,这些人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呢,说不定是从某生物实验室?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那家卫生所里。

     卫生所已经快要关门了,只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医生在,突然见到一群陌生人抬了一个已经昏迷的病人进来,顿时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老医生是个很负责的人,虽然这些人不是本地人,但是在他心里,病人就是病人,和身份完全无关,他立刻让宋清泉他们把林晓抬进了里屋。

     “他之前受了点伤,可能是没处理好。”宋清泉简略的说了一下。

     老医生立刻剪开林晓的裤脚,解开腿伤的绷带,刚看到那已经快愈合的伤疤,顿时眯了眯眼睛,他对外伤经验丰富,这一看就是弹孔。

     马嶶在旁边也看到了那个子弹孔,心头突突乱跳,但还是强自镇定的说:“大夫,我们不是坏人,是之前遇到了一些事,无意中被卷进去的,请相信我们。”

     老医生没有说话,只是细细的打量了他们几个一番,宋清泉虽然冷着脸,身上也有一般人没有的煞气,但眼神刚毅,明显是部队上出来的,另外几个更是一看就是学生,至于最后面那个进了屋子还戴着墨镜的山炎刹却被他忽略了,心想那大概是个盲人吧。

     “他这是伤口里面发炎灌脓了,必须切开伤口把里面清洗干净,再打两针消炎针就好了。”老医生说着就去取工具。

     宋清泉松了一口气,跟在老医生身边,名义上是帮忙,实际却带着监视,虽然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蚩尤部队了,但谁知道那些人是否还跟在身后呢?

     手术很简单,经过创口清理,再次包扎起来。

     老医生给林晓挂了一支消炎针,说:“你们不用担心,这种小伤我年轻的时候见得多了。”

     宋清泉没有说话,马嶶和方斌在旁边连连点头,只有苏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老医生,一脸的崇拜,在精绝国,只有巫医才能给人看病,并切极为受到尊敬。

     “好了,你们休息一下,他应该很快就会醒了。”老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