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屋子里的人都是一惊,只有老医生还算镇定,他快步走到门口把铁栅门拉了下来,在里面用一根铁条把门拦上。

     所有人都没有动,只是看着老医生的动作,如此的不慌不忙,到像是一点也不惊讶。

     果然,老医生回过头来,虽然脸上很严肃,但声音里却没有任何的惊慌,说道:“你们是外地来的吧,别担心,最近经常这样,听说是有一群流窜犯跑到这里来了。”

     “流窜犯?”马嶶的嘴巴张了好几次,才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老医生听着远处传来的混乱声,叹了口气,说:“听说是一伙杀人抢劫犯,前天刚杀了两个晚上回家的行人,这几天警察都在搜查这伙人呢,说是晚上要把门关好,一般的流窜犯都不敢跑到人家里去,也就对那些走夜路的人下手。”

     说完,老医生看了宋清泉一眼,笑着说:“你们来之前我正要关门呢,要不是你们看着挺正派的,我都不敢让你们进门。”

     屋子里的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如果真的有流窜犯在这个小镇上杀人抢劫,街道上无论如何也该有几辆警车,可是他们来的时候街道上连一个警察都没有,这里真的有流窜犯吗?

     马嶶心底隐隐的发凉,刚进小镇的时候,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她的眼睛还能清楚的看到一切,那时候她就觉得奇怪,街上的人每个都脚步匆忙,眼睛里带着一种茫然和惊慌,现在想起来,原来那都不是自己的错觉。

     过了不知道多久,方斌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林大哥什么时候能醒?”

     “这事儿谁说的准呢?可能一会儿就醒了,也可能要等到明天早上,不过他年轻,你们不用担心。”老医生笑了笑,走到后面的小厨房做饭去了。

     虽然门外危机四伏,但当饭菜的香气在小小的卫生所里弥漫开来,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了一丝放松。

     过了半个小时,外面的声音终于停了,这时候到是传来了警车的声音。

     “警察总是要等最后才出现。”方斌低声说了一句让众人都暗暗点头的话。

     老医生走回来,对一众望着林晓发呆的人说:“你们都还没吃饭吧,要是不嫌弃就跟着我随便吃点。”见他们脸上都有些尴尬,顿时笑着又说:“我这里可没什么好吃的,你们要是不好意思,走的时候给点饭钱就行了。”

     大家被说得都笑了起来,马嶶立刻站起来去帮着拿碗筷。

     老医生的确没说假话,拿出来的全都是家常便饭,只有三个菜,蒸腊肉、炒青豆、蒜蓉白菜,但全都是超大分量,足够他们几个人吃的。

     苏裴看着山炎刹端到面前的饭菜,突然说:“酒鬼也没吃饭呢。”

     “酒鬼是谁啊?”做为一个医生,老医生一眼就看出苏裴虽然留了一头的长发,相貌也精致得不似真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生,不过他毕竟年纪大了,见的人和事情也多,并没有因为他的相貌和长发感到奇怪,反而很喜欢这个眼睛清亮的孩子。

     “酒鬼在外面的车上。”苏裴指着门口说到,他天生就对语言十分敏感,平日里又有曾玖这个话痨在旁边不停的说话,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已经把汉话学得差不多了,日常用语基本上全都会说了,只是发音还不是很准确,再加上他容貌美丽,往往被人当作从国外回来的混血儿,当然,这么说也不能算错。

     “什么?”老医生一下紧张起来,连忙说:“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刚才就没听懂我的话呢,外面有着流窜杀人犯呢,赶紧的让那什么‘酒鬼’进来。”

     所有人的筷子都停了下来,那天从那曲跑出来之后,曾玖连续几天都保持大猫的样子,这种情况下只能躲在车里,怎么能让他以这种模样示人?

     马嶶干笑了一声,说:“酒鬼是一只猫,还是不要让他进来了,你这里毕竟是诊所,回头我们拿些东西给他吃就行了。”

     “哦,是猫啊。”老医生顿时笑了起来,看向苏裴的目光更加慈爱了,苏裴让他想起了家里的那个把宠物当人的孙子,也正好是十几岁的年龄。

     就在这时,远处再次传来了警笛声,而且渐行渐远。

     “也不知道抓住那几个流窜犯了吗?”老医生望着门的方向,叹着气说:“这几天晚上都这样,都没人敢上街了,也就那些不怕死的小年轻不仅不怕,还故意晚上出去,也不知道是想捉犯人,还是故意找刺激。”

     所有人都没有接话,这里除了老医生,都还是年轻人,他们理解那些人故意找刺激的想法,但在看过丧尸、丧尸老鼠、丧尸牦牛之后,他们现在再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可是警笛声才消失几分钟,惨叫声再次响起,而且这一次还离得很近。

     “怎么回事?”这一次连老医生都有些不镇定了,他深深的皱起眉头,说:“这些流窜犯也太嚣张了,警察才走啊。”

     马嶶想了想,故意说:“大夫,你怎么不打个电话报警?”

     老医生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说:“派出所就在我们后面那条街,咱们这里能听得到,他们那里肯定也听得到,哪里需要报警?”

     马嶶家在大城市,到没想过小镇上鸡犬相闻,出了事情的确不需要报警。

     宋清泉一言不发,飞快的吃完饭,站起来说:“我出去看看。”

     老医生刚想反对,不过看到他健硕的身材,也就没有反对,而是说:“你把门后那把铁叉子拿上,那些人想来也不会带着枪,你拿把铁叉子安全些。”

     那铁叉子是两尖的,看着像是渔民用来叉鱼用的,拿在手上十分沉重,当然,这点重量对现在的宋清泉来说简直和毫无分量差不多。他原本想去车上拿自制的那两根钢筋,不过现在有了铁叉子到不用再费事了。

     “队长,小心一点。”马嶶有些担心的看着宋清泉,她很清楚,这个队伍里红眼少年只关心王子殿下,林哥现在病倒在床上,酒鬼又成了一只猫,只有宋清泉还能勉强照顾一下她和方斌,如果宋清泉出事,她和方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原本她和方斌是打算第二天到了乐山之后,就让家里人汇钱来,谁知道林晓竟然突然病了。

     宋清泉瞟了马嶶一眼,然后看向苏裴和山炎刹,见苏裴正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眼睛里带着一丝担忧,这才心满意足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媳妇儿果然还是关心自己的,宋清泉好不容易克制住了脸上的傻笑。

     卫生所在一条并不热闹的小街上,左右并没有什么商店,只有一家小餐馆还已经打烊了,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远处一盏忽暗忽明的路灯,和卫生所的牌子还亮着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开始下雨了,虽然不大,可是淅淅沥沥的,在八月这个闷热的天气里,总算给人带来了一份清凉。

     宋清泉恍惚又回到了当初的某个雨林里,当时他所有的战友不是已经牺牲了就是受了重伤,只有他虽然也受了伤,却必须在支援来到之前为战友们提供保护。

     只是现在没有支援了,他必须独立保护好自己的队友。

     突然,身后的门再次打开了,苏裴和山炎刹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他们反手刚把门关上,苏裴的手指尖就冒出了几根细藤。

     宋清泉有些呆愣的望着他们。

     “这一次我不会同时用火了,这样就不会有事。”苏裴很认真的说:“上一次因为同时用两种异能才会晕过去的,这次我会小心不拖……嗯,不拖你后腿的。”

     宋清泉盯着苏裴看了好一会儿,内心的小人儿在疯狂呐喊,但脸上依旧是一副严肃认真的冷脸,他想了半天才说:“跟在我后面。”

     回过头去,宋清泉的嘴角终于忍不住向上翘了起来,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

     山炎刹跟在苏裴身后一言不发,可是摘下墨镜之后,望向宋清泉的目光里全是冷刀子,如果不是这个混蛋,王子殿下又怎么会连饭都没吃完就跑出来,看着吧,等林天啸他们恢复了,等他把汉话学好之后,一定要带着王子殿下远远的离开这个混蛋。

     宋清泉虽然感觉到了背后的目光,不过他一向和山炎刹不对付,也懒得理会,手里紧握着钢叉在沿着街道向路口走去,刚才的惨叫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让宋清泉意外的是,除了他们,竟然还有另外一群人也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妈的,非捉住那几个流窜犯不可!”其中一个人语带兴奋的说着。

     “就是,到峰哥的地盘上也敢撒野,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旁边有人谄媚的接话。

     “哎!你们几个站住!”领头的那个人看到宋清泉他们,立刻喊了起来。“赶紧回家,没听说有流窜犯吗?跑街上来送死啊?!”

     宋清泉挑了挑眉,听这群人说话像是本地的地痞,不过听这个领头的“峰哥”说话,到不像是穷凶极恶的那种人,反到是对本地人带着一丝保护。

     他刚想接话,突然手腕被苏裴拉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从一根电线杆后面窜了出来,发出一声尖利的嚎叫声,对着那群地痞就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