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李馨像疯了一样从车里摔了出来,她趴在地上惊慌的四下张望了一下,见到宋清泉他们就在不远处,立刻飞快的爬起来,带着一身的尘土就往他们那边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有……有鬼,有鬼在吃人……救我!救我!”

     即使现在是正午,炙热的阳光将这片沙漠烘烤得几乎能将人烤熟,林晓和曾玖还是被她那凄厉的叫声弄得心底冒出寒气来。

     而宋清泉则是一脸嫌弃的看了李馨一眼,见她一副要扑到自己身上的样子,连忙蹲下连椅子抬起苏裴一个转身躲过了李馨的飞扑,正想说话,突然鼻端传来一股异味,他眉头一皱,抬着苏裴就跑,一直回到牧马人旁边才将苏裴放在阴凉地里。

     从牧马人敞开的门里也传来阵阵让人作呕的异味,宋清泉眉头皱得更紧。

     李馨被救回来的时候,身上全都是在垃圾池里沾染的污渍,可说是臭气熏天。可是偏偏屋子里就她一个女人,也没人能帮她清理。之前他们用一张空调将她裹了起来,勉强还能遮挡一下异味,现在被子里的味道散了出来,弄得车子里全是臭味,也难怪宋清泉脸色难看。

     “队……队长……”被宋清泉这么一躲,李馨到清醒了几分,她有些胆怯又有些哀怨的看着宋清泉,她也算是个漂亮的女子,一双大眼睛微微上挑,以往这样哀怨的眼神经常能打动不少购车的客户,可惜现在她的形象实在是太邋遢,满是污渍的头发紧贴在沾满黄沙的脸上,以至于做出这模样不仅无法打动人,就连一直被李馨当作透明人的林晓和曾玖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啧!”宋清泉不耐烦的望着李馨,指着旁边的沙沟毫不留情的说:“你没闻到你身上的臭味都能熏死蚊子了吗?赶紧跳下去好好洗一洗。”

     李馨愣住了,连忙低下头看自己身上,这时候她才发现周围的臭味竟然是自己发出来的,这让她顿时尴尬得几乎想钻进地缝里去,可是那宋清泉说的话又让她在羞愧的同时感到愤怒。

     曾玖和林晓也愣住了,就算李馨现在真的很臭,宋清泉也不用这么无情吧,好歹他们也是队友,这下面可全都是沙子啊,这是要把人活埋了吗?

     “你们不会以为我要害她吧?”宋清泉被他们几个的眼神弄得心里烦躁,他连忙扭头看了看自家的少年,嗯,果然只要一看到媳妇儿就心情舒爽多了,他扒了扒自己的头发,说:“你们以为沙漠里的人都是怎么洗澡的?沙漠里可没有水给你洗澡来浪费,就是用沙子干搓,这河道里的沙子最是细软不会伤了皮肤,搓完了皮肤很干爽,一抖就能把沙子抖掉。”

     李馨这才明白宋清泉的意思,自从意识到身上的味道,她越发的难以忍受,这时候也不在乎什么露天的问题了,她急忙走到车里拿了干净的衣服,走到沙丘后面跳到沙沟里,脱下衣服就把沟底的细沙往身上扑。

     还真就像宋清泉所说,那沙子细细软软的一点也不伤皮肤,虽然头发上的污渍没有办法,可是身上的脏东西和油腻几乎一搓就掉,等李馨从沙丘后面走回来的时候,她的头发虽然有些散乱,脸上也有点灰扑扑的,但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多了,情绪也平静多了。

     用一件衬衣包住味道难闻的头发,李馨知道宋清泉他们必定要询问自己的遭遇,不等他们开口,就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遗漏了她曾经拉了那个妇女一把的事情。

     听完后,众人都久久没有说话,根据李馨所说,杀死并吃掉那个妇人的只有两个丧尸,可是宋清泉却只看到一堆白骨,按照一个人的脂肪和肌肉占总体重百分之四十来算,如果那个妇人有一百斤,那她就有四十斤的肌肉和脂肪,这还不包括她的内脏,居然全部被两个丧尸吃了。

     “好惊人的食量……”林晓赞叹了一句,随即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难道丧尸的消化系统变异了?否则要怎么在几个小时内吃掉这么多肉?甚至吸收系统也有可能变异了,否则光是排泄就是个大问题,它们总不能一边吃一边……”

     听他说得越来越恶心,曾玖和李馨都露出不忍直视的样子,宋清泉干脆让苏裴坐到车里去,还把门给关了起来,即使苏裴现在没办法完全听懂,宋清泉还是觉得那些话污染了苏裴的耳朵。

     吃了些简单的午餐,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上路了。

     李馨坐在驾驶座后面的位置,手肘搭在窗棱上,一脸漠然的望着窗外,仿佛在欣赏着这最后的沙漠景色。

     但实际上,窗外的景色根本就没有看进李馨的眼里,她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那天的事。

     刚才李馨用沙子搓澡的时候,一脱下身上的衣服就看到了背后的划痕,还有衣服上沾染的血迹。当时把李馨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受伤了,可是她把自己从头摸到脚也没发现一点伤口。

     自己真的没有受过伤?李馨摸了摸自己的后腰。

     人的大脑是很有趣的东西,有时候强烈的刺激,比如过度惊恐、过度疼痛等等都会让人昏迷甚至在事后选择性失忆,忘记那段惊恐的记忆,人才能健康的继续活下去。

     可是大脑除了掌控记忆以外,还控制着人体的所有活动,而人体中的神经也是有一定记忆的。

     比如说,有人曾经患有手疾,因为疾病不断的疼痛,恶化之后不得不切除。可是切除之后,在一段时间里,他还是感觉到手疼。明明都没有手了,还怎么会疼?这就是人体的记忆,并不只是由大脑控制的。

     李馨现在就是这么一种状况,后腰那里明明没有伤口,可是她就是感觉到疼痛,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是三条从脊椎处到腰侧的伤口在疼痛,就像是那件衣服上的划痕一样。

     用力的咬着嘴唇,李馨不着痕迹的揉搓着自己的腰侧,她隐约的觉得这个疼痛和之前一天的事情有关,可是偏偏自己脑海中的记忆非常模糊,每一次去细想都变得不同,到后面她甚至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见过一个妇人,还是说,她根本就不认识死去的那个妇人。

     李馨不断的一次又一次的回想,仿佛陷入了一个不断轮回的怪圈,所以她没有发现,前排的宋清泉和林晓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

     当夜他们是在郊外休息的,两顶帐篷分别睡了四个男人,李馨一个女人就睡在车上,座椅放下来再铺上被子,睡起来不比软床差,只不过李馨一整晚都恍恍惚惚的无法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出现各种记忆。

     她为了离开农村努力学习的景象,她大学时为了能留校被教授那苍老的身体压在身下的景象,她刚刚出来工作时被同事欺压的景象,她多次对宋清泉表达好感却被无视的景象,参加自驾游团队时看到的各种风光的景象,那个干尸把石棺的盖子甩出去的景象……最后总是定格在她走进那条小巷子之前,她就会惊恐的猛的睁大双眼。

     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李馨一整天都脑袋晕晕忽忽的,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远处竟然出现了一条白色的雪线。

     “那是什么地方?”苏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李馨的身边,他看着远处的雪线一脸的惊讶,忍不住拍了拍宋清泉的肩膀。

     宋清泉一脸的纠结,他现在开着车,没办法在苏裴的手上写字,可是让别人在他手上写字,那简直……只要想想就觉得内心里一阵阵的发堵。

     为了媳妇儿!

     宋清泉毫不犹豫的把车一停,拉过苏裴的手,不着痕迹的一边摩挲着,一边在上面写到“那是昆仑山”。

     “昆仑山?”苏裴睁大了眼睛,说:“这就是西王母住的昆仑山啊?”

     “西王母住这里?”宋清泉有些傻眼,在他的印象里,西王母不是住在天庭,和玉帝老儿一起的吗?

     苏裴点了点头,说:“我记得有一本汉书叫《山海经》,里面写‘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这里的昆仑之丘,说的就是这座昆仑山吧?”

     宋清泉听得两眼直冒圈圈,偏偏还能维持住一张面瘫脸,见苏裴问自己,连忙点头,必须是,只要自家媳妇儿说是,不是也是。

     苏裴笑眯了一双眼,他在高塔时看过各种各样的书,最喜欢的就是《山海经》,里面有太多神奇的无法想象的事情,现在能见到《山海经》里提到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幸运极了。

     “那我们去看看西王母吧。”苏裴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