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自从那天在湖面上被再次激发出冰系异能,宋清泉总算能比较自如的运用自己体内的异能了,当然,如果他肯向山炎刹请教,或许能进步得更快一些,可惜他们两个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自然也就只好自己摸索了。

     不过宋清泉有多年的训练和战斗经验,对任何战斗技能和武器的学习能力都高于常人,更因为这些日子他们经过了大量的雪山,这对冰系异能的感悟提供了不小的帮助,虽然还做不到凝聚成箭,但已经可以随手捏个拳头大的冰球。

     随着异能的熟练,宋清泉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也有明显的提高,现在他已经可以比较轻松的把牧马人提起一边,牧马人的重量大约是两顿,再加上他改装后,大约是二点七吨,而且,这还不是他的极限。

     提高最明显的还是跑步速度,宋清泉当年从特战队退下来就是因为腿部受伤,后来虽然好了,可是只能慢速长跑,一到快跑冲刺就会发现右腿的肌肉用不上力。药物、理疗、针灸、甚至电击都试过,可一直没有任何改善。然而现在他只需要把异能运到双腿上,跑步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二十五公里,短途冲刺更快。

     力量的增长让宋清泉处于一种跃跃欲试的状态,很想找一个能够一战的对手,他到是曾经打过山炎刹的主意,可是山炎刹听不懂汉话,苏裴又总在旁边,宋清泉还真不敢随便出手。

     现在有人主动送上门,宋清泉脸上不显,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虽然现在他在极为温暖的浴室里,可是周围弥漫的都是水汽,他随手一捏,就用异能把一团水汽凝在手心里,抬脚向浴室的那个小门走去。

     小门上挂了一块五颜六色的手织土布,下面露出大约半米的高度,宋清泉一扬手,手中的水汽夹带着阵阵寒气把帘子给吹了起来,门帘后面是一条夹在两栋房子间的走道,是用来方便民宿另一栋房子的客人来沐浴用的。

     走道是用石板铺的,大约是浴室多水汽的缘故,靠近门的石板上长了一些青苔,不过现在那青苔上还有两个很新鲜的泥泞脚印。

     站在门口对着走道看了一会儿,宋清泉蹲下用手捻了捻地上的湿泥,泥土十分的细滑,不像是附近那种含大量细沙的泥土,反而有些像是湖底的淤泥,但是土色鲜黄,这一点却又不像淤泥。

     宋清泉想了想,回去拍门把山炎刹叫了出来,这种与土有关的专业问题,还是找专业的人比较好,当然,他也不否认,如果能乘此机会看看自家媳妇儿也是好的。

     可惜山炎刹对宋清泉严防死守,出来的时候死死的挡住门,让宋清泉的脸色更黑了几分。

     宋清泉没办法和山炎刹交流,只好用手指了指门外的脚印,山炎刹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把门又拉紧了一些,这才走到门口去查看地上的脚印。

     山炎刹的衣服已经脱了下来,只穿了一条厚重的帆布裤子,一头棕色的卷发被修剪得很短,露出修长的脖子和少年紧实的身躯。

     可是当他背对宋清泉的时候,宋清泉的瞳孔猛的一缩。

     山炎刹的背上纵横着无数的伤痕,有些应该是鞭伤,还有一些刀伤,可以看出年代已经比较久远了,有一条最明显的伤疤几乎贯穿了整个背脊,当时大概没有伤口缝合技术,整条伤疤长得不好,把旁边的皮肉都向中间扯,看起来就像是趴了一条怪蛇在背上。

     宋清泉记得苏裴告诉他,四个小伙伴都陪伴了他八年,可是这伤口是个明显不足三年的新伤,是谁在山炎刹进入神殿之后,还用刀伤了他?

     山炎刹能感觉有一股视线正盯着自己,不过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在意的人不多,宋清泉明显不是其中任何一个,他蹲下来用自己的神力感受了一下那些泥土,顿时皱起了眉头。

     正如同宋清泉所想的那样,这些泥土虽然很像湖底的淤泥,可是里面却没有淤泥所带的那些物质和微生物,山炎刹不懂微生物,可是这些日子他们经过了不少湖泊,山炎刹也曾用过不少泥土制作夜晚休息时所用的炉子,他能感觉到泥土中所蕴含的东西带着生命,而这个脚印的泥土里却是实打实的泥巴,就如同……是的,就如同当初在神殿时,外面的沙子一般,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

     山炎刹想到这里,顿时心里一紧,他短暂但又漫长的一生里,最害怕的莫过于当年的那个祭司,最恐怖的地方莫过于那个死亡的土坑。可以说,他只要一想到沙漠,就会想到神殿,一想到神殿就会想起祭司和那个土坑。

     他越想越是心惊,站起来一把推开挡在后面的宋清泉,拉开单间的小门就走了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裴坐在一张小凳上,正用一把牛角梳梳理着自己的一头长发,见山炎刹脸色不好,立刻站了起来。屋子里弥漫着热腾腾的水汽,苏裴那过于苍白的身体仿佛要融化在其中。

     看着这样的苏裴,山炎刹心中的慌乱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摇了摇头走到苏裴身边,扶着他的手臂让他坐下来,接过牛角梳,继续为苏裴梳着头,想了想,还是说:“王子殿下,天啸他们还没有任何动静吗?”

     苏裴把洗头水弄在手上,搓出一个一个的泡泡,说:“还没有,不过我想晚上进去看看,这些日子一直没有时间进玉珠去看看,里面应该变得很大了。”

     山炎刹弄了一些洗头水在苏裴的头发上,先用梳子梳理,再用湿透的毛巾裹着轻轻揉搓,见苏裴一脸的轻松,也就没把自己所想的说出来让他担心,反而说道:“希望下一个是林天啸醒来,他不在,连洗头用的茵樨香都没了,这种什么洗头水一股难闻的味道,也不知道会不会坏了殿下的头发。”

     “应该不会的,我看他们都是用这个东西,头发也挺好的。”苏裴继续搓着泡泡,没一会儿把一整瓶洗发水全用光了,身前积了一大堆的白沫,他挺高兴的对山炎刹说:“你看,这形状像不像那天我们见到的雪峰?”

     山炎刹看着无忧无虑的王子殿下,笑着点了点头,用水盆接着热水给他洗去头发上的泡沫,心里却为了门口那两个脚印一直的暗暗不安。

     沐浴完,林晓因为腿伤还未痊愈,就和顶着猫耳朵的曾玖留在了民宿里,山炎刹戴上一副黑色的墨镜,跟在宋清泉和苏裴身后,一起出去逛街。

     苏裴一心想买一大群的鸡养在空间里,可是那曲属于高原地带,养鸡养鸭的人非常少,要想买大群的鸡可不容易,好在苏裴的心里,十只已经算是很多了,宋清泉就一边问路,一边带着他向市场走去。

     那曲的县城不大,又因为一下涌进来这么多参加赛马会的人,街道上满满腾腾的到处是人山人海,宋清泉不得不紧紧的拉住苏裴的手,防止他被人给挤丢了。

     好不容易到了市场,一回头却发现山炎刹不见了踪影。

     “炎刹不见了。”苏裴立刻扭身去喊山炎刹,可是周围人喧马嘶,他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

     宋清泉也有些着急,他虽然身材高大,可是藏民普遍个头比较高,而且,因为参加盛会,很多人都戴着各种艳丽的头饰和精致的帽子,即便是他也无法看到远一点的地方。

     “别急。”宋清泉说着,一把把苏裴举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可是苏裴虽然身材纤细,但他始终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人了,单个肩膀根本就坐不下。宋清泉想了想,干脆又一举,让苏裴骑在自己脖子上。

     苏裴还是第一次骑在人的脖子上,他又惊又喜,抱着宋清泉的脑袋四下张望,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对他来说十分奇妙。

     周围的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宋清泉,可是宋清泉一副“老子就是乐意让媳妇儿骑脖子上”的样子,谁望他都要瞪回去,他原本就不是那种和善的面容,又兼身形高大,恶狠狠的样子还真有点吓人,没一会儿围观的人就被他瞪得讪讪而去。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到他们买了几只鸡回到民宿,也没有找到山炎刹。

     “你不是说今天不会有危险吗?!可是现在山炎刹不见了。”宋清泉冷冷的盯着林晓。

     林晓皱着眉头说:“我和你说过,我看不见苏裴和山炎刹的未来,我能预测的只是我们几个的事情,他们两个我都看不见。”他停了停,又说:“而且,未来是可以随时转变的,我只能看到一个大方向,没办法细化到每一步。”

     宋清泉看了看一脸不安的苏裴,说:“你也看不到山炎刹在什么地方吗?”

     林晓摇了摇头,说:“完全看不见,不过……我能感觉到,市场附近的一动楼里面,现在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