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他们的房间在二楼,这时候也来不及走楼梯了,宋清泉抱着苏裴一脚踢烂窗户,和山炎刹就跳了出去。

     隔壁的曾玖也动作不慢,抱起林晓也跳了出来,跟着宋清泉就往前面的停车场跑,这里的车辆不多,停车场有一大片的空地,正好可以供他们躲避地震的灾害。

     因为他们一路的大声喊叫,民宿和附近的居民全都惊动了,荣布离玉树不远,当年的那一场地震到现在还让人心有余悸,听到“地震”两个字,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家门,其中不少人都跑到了停车场。

     可是他们在停车场等了好一会儿,地震并没有来到。

     “是谁在乱喊?!”人群中有人叫了起来。

     “大半夜的到底是谁不让人睡觉!让我知道是谁,打不死他!”一个藏族大汉脸色阴霾的在人群里看来看去,任谁在睡得最熟的时候被人叫醒,还是以这种方式叫醒,都会想揍人。

     周围的人也都非常气愤,凌晨三点正是睡得香的时候,却被莫须有的“地震”吓得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跑了出来,他们议论纷纷的要把喊“地震”的人揪出来揍一顿。

     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说了一句“好像……地面在震动”,所有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静静的感受了一下,地面竟然真的在轻微的颤抖。

     “真的有地震啊?”有人低声说了一句。

     “不过……这么一点地震太平常了吧。”旁边有人接口。

     “还是等一下吧,万一一会儿地震加重了呢?”一个被人背出来的老人说。

     老人通常都是受尊敬的,他们的人生经历让他们比年轻人更稳当,也看得更远,藏族人尤其如此,听了这位老人的话,周围原本吵闹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

     停车场的边上有不少的街灯,虽然宋清泉他们站在比较角落的地方,可是耐不住附近全是住家,陆陆续续跑出来的人太多,不算大的停车场里几乎站满了人,不可避免的有人看到了曾玖头上的耳朵和屁股后面的尾巴,再加上他是从床上直接跳窗户出来的,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周围人的眼神立刻都不对头了,各种鄙夷的目光在他和旁边的林晓身上转来转去。

     方斌和马嶶这时候也找了过来,他们虽然住在一楼,可是跑出来的速度比宋清泉他们慢多了。

     “怎么回事?是地震要来了?”方斌看到曾玖的样子先是一愣,连忙走到宋清泉身边,远远的离开曾玖。一开始他也以为曾玖和林晓在玩什么情趣游戏,不过随即想到之前从曾玖身上闻到的猫的气味,顿时有了明悟,有变化的不仅仅是他和马嶶,或许还有这几个人。

     马嶶穿了一套碎花的睡衣,两只眼睛几乎没有焦距,一到晚上她就看东西一片的昏暗,她紧紧的抓住方斌的手,心中又是惊慌又是茫然。

     宋清泉没有说话,而是感受着空气中水的变化,地面的确在微微的抖动,可是……又不像是地震。

     突然,曾玖的耳朵动了一下,说:“不是地震,这是脚步声……是有人在奔跑。”

     有人在奔跑?谁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跑步?而且,还是人多到能让大地震动的规模?

     宋清泉刚想说话,一真风吹来,就见方斌突然捂住自己的鼻子,说:“天啊,怎么这么臭?全是……全是……各种臭肉的味道,还有死耗子……死耗子……味……”他说完脸色立刻变的苍白,当初在小巷口也闻过这个味道,可是那时候味道根本没这么重,现在到底是有多少死老鼠?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那些在巷子里跑来跑去的老鼠全都是丧尸老鼠,他闻到的也正是那些丧尸老鼠的味道,只以为巷子里有不少死老鼠。

     “宋清泉!车!快开车!我们要赶快走!”林晓一听完方斌的话,立刻喊了起来。

     宋清泉二话不说,抱起苏裴就往牧马人停的方向跑,山炎刹一直跟在他旁边,昏暗的灯光下,到没人注意到他那双血色的眼睛。

     可是原本就被周围人看得有些暴躁的曾玖,却是猛的抱起林晓,脚尖一点就跃到了旁边的一个一人高的电箱上,再一跳已经跳到了屋顶上,他飞快的在屋顶上跳跃着,几下就落在了停在另一边的牧马人旁边,速度竟然比宋清泉还快。

     “天啊,那个人会飞!”

     “是妖怪吗?刚才那个有着猫耳朵的人,是妖怪吗?!”

     一些看到曾玖动作的人都高声喊起来,一些人想冲上来看,一些人却是吓得想跑回家里去,藏区的人信仰藏教,藏教中有不少传说里都有形容古怪的妖魔,见到一个长了猫耳朵和尾巴的人,还“掳走”了一个人飞上房顶,顿时所有人都吓坏了。

     当初为了方便离开,宋清泉把车停在出口附近,这会儿他们好不容易冲过重重包围来到牧马人旁边的时候,曾玖已经听到远处有人类的惨叫声传来了。

     “喵~”曾玖不停的摇着脑袋,那些惨叫声让他感到十分的暴躁,很想去和那些丧尸打一架。

     “快上车!”林晓用力的拉住曾玖,把他往车里塞。

     方斌也拉着马嶶跑了过来,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坐到车里,和苏裴、山炎刹一起坐在了后面。

     马嶶虽然眼前一片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可是她能从所有人的语气和身体语言里感受到,现在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如果还想活下去,就必须跟紧大家。

     林晓好不容易把大半都变成猫的曾玖弄进车里,自己坐到副驾驶座,刚关上门,宋清泉用力的一踩油门,牧马人已经冲破了停车场的木质围栏,沿着只有昏暗路灯的街道向城外飞驰。

     车子里十分的安静,只有手脚并用的曾玖焦躁的在过道上走来走去,时不时的还要嚎叫一声。

     除了他们住的民宿附近的居民,这时候几乎全县的人都在睡梦中,即使是近在咫尺的惨叫声也没让多少人惊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车上……是不是有只猫?”车里没有开灯,马嶶几乎已经成了睁眼瞎,可是空气中流动的那种沉重感几乎让她窒息,再不说点话,她怕自己在下一秒就会窒息而亡。

     方斌用衣服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口鼻,一脸惊慌的看着在自己身边走过来、走过去的曾玖,整个人几乎已经要崩溃了,他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否则怎么会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只猫,还是如此大的一只猫。

     过了许久,林晓才回过头来,说:“你们往外看看再说。”

     马嶶看不见,她推了一下方斌,示意他去看一下。

     方斌被曾玖吓得不敢起身,只好扭过身子从车窗向外看去,路灯虽然很昏暗,可是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就在他们刚才经过的地方,有一个人躺在路边,另外两个人趴在他身上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些人……怎么了吗?”距离太远,方斌也看不清楚,只好回过头来问林晓。

     “那个躺着的人已经死了,而另外两个人正在吃他,他们是丧尸。”林晓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极度可怕的事实。

     “丧……丧尸?!”马嶶惊叫着站了起来,车子一晃她又倒在了椅子上。“不,林哥,你……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你……你是在开玩笑,对吧?”

     宋清泉看了一眼林晓,见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嬉戏,微微皱了皱眉,没头没脑的问道:“你确定?”

     林晓点了点头,说:“你不认为,我们彼此能遇到,也算是缘分吗?”

     “啧!”宋清泉一脸鄙夷的说了句:“我可不想和你有缘,你和你家猫有缘去。”他说完这话,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子拐了一个弯,向着主干道驶去,那边正是之前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这是要去哪里?停车!队长,求你停车!”方斌突然惊慌起来,他感觉到前方有他绝对不想看到,也不想知道的东西。

     可就在他的大喊声中,车头突然传来“嘣”的一声,一个突然冲出来的人被撞得倒飞出去。

     车子没有丝毫减速的继续向前开。

     “撞人了!停车!你们……”方斌连忙扭头向后看,街灯下,刚才被撞飞的那个人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手脚和身体都呈现出古怪的扭曲,却依旧向他们追来。“那……那是……”

     “那就是丧尸。”林晓扭过头看着车窗外,冷冷的说。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房子里再次冲出来好几个人,他们张牙舞爪的扑上来,扒着车上的防护网就要往车顶上爬。

     车子在方斌的惊叫,和曾玖暴怒的嚎叫声中走了一个s位,把车上的丧尸全晃了下去。

     “他们……他们……”方斌现在特别羡慕看不见的马嶶,那血红的眼睛、张大的嘴巴、漆黑尖利的指甲让他抖得比筛糠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