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苏裴在那个高塔上不知道生活了多久之后,一直在窗外摇曳的那棵小小的绿藤终于找到机会,用尽一切的力量爬进了窗口。

     “押不芦?”苏裴有些惊异的看着那根小藤。

     他常年生活在高塔上,除了看书就没有任何的乐趣,林天啸他们几个就想法设法的让奉赞从外面带一些有趣的东西进来,其中当然也包括花草。只是花草太大,要带进高塔实在太难,只能找一些种子带进来,让林天啸催生之后,插在花瓶里给苏裴欣赏。

     押不芦又叫尸参或者鬼参,喜欢生长在坟墓或者阴暗潮湿的地方,因为根系长得像人,所以被人称为尸参。

     这种植物虽然剧毒,可是也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奉赞找来押不芦的种子,就是为了让林天啸催生出来,等待逃跑的时候,用来迷晕神殿里的护卫。可惜后来苏裴不肯离开,宁愿以身献祭,这押不芦也就没有用上。

     刚刚收到种子的时候,林天啸曾经催生过一次,所以苏裴记得这种植物的样子,现在竟然在高塔上再次见到押不芦,苏裴几乎以为林天啸他们就在窗外。

     可是窗外除了那一根不知道从那里爬上来的押不芦以外,其余的全是漆黑一片。

     即使是这样,苏裴还是感觉到很开心,林天啸他们几个一定是被什么事情困住了,但他们一定还活着,一定就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

     高塔之中无岁月,苏裴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能做的只是看书,或者对着那根小藤说说话,可说是心如止水也不为过。

     直到那高塔突然震动起来,他这才有些惊慌起来。

     苏裴在书上看到过地动,地动的时候,房屋会倒塌,人畜被活埋,甚至大地都会因此而裂开,把人吞没,他不怕死,可是死了就再不能见到自己的小伙伴,见到他所渴望看到的这个世界了。

     突然,一簇明亮的火光从窗外照了进来,他惊讶的跑到窗前向外张望,那火光是如此的明亮,带着耀眼的光芒……

     他猛的睁开了双眼,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从未见过的人。

     苏裴一开始以为这个人进入了高塔,可是随即他就发现不对,自己并不在高塔中,而是躺在一个古怪的大箱子里,他忍不住对那人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可是那人只是傻乎乎的看着他,他只好再问了一遍,那人还是不说话。

     苏裴有些无奈,只好坐起来,想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可就在这时,一滴水珠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水?!

     苏裴从没在杯子、花瓶和碗盘以外的地方见过水,但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莫过于水,水带来了生命,让人民能在精绝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如果不是为了获得水源,他和四个最亲密的小伙伴不会被献祭。

     他抬起头看向洞顶,火光下,那晶莹剔透的“石头”上竟然坠着一滴水珠。

     这是什么石头?这整个洞穴里竟然全都是这种石头。

     不,不对,围绕在这洞穴中的气息……是神力!那么,这些透明的“石头”就是面前这个人的神力?!他……他竟然是水的神力?!

     这个人是谁?是神殿的护卫吗?还是祭司的弟子?

     不过,他穿得这么破烂(光着膀子,还穿了条破洞牛仔裤),大约是奴隶吧?难道和林天啸、火无邪他们一样,是选出来的灵童?那么,他认识林天啸他们吗?……

     “你是水的神力?”

     无数的疑问,最后只剩下了这一个,只要有了水,一切都将不是问题,精绝国也可以继续存在下去。

     “水的……神力?异能?”宋清泉虽然听不懂精绝的语言,可是却莫名的懂得话里的意思,但是很可惜,他完全不会说。

     听到宋清泉的回话,苏裴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面前这个人竟然是黑发黑眸,难道他是汉人?!这个发现让苏裴更加高兴,他是自己父亲的同胞,也是自己的同胞啊!

     “你是汉人?!”苏裴说着就想从那圆木里出来,可是他不知道在圆木里躺了多久,刚才坐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一个不留神,差点从圆木里掉出来。

     “小心!”宋清泉一个闪身已经把苏裴接住,只觉得刚才那一下,吓得他心跳都快停止了。

     怀里的少年很轻,轻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宋清泉的手臂环绕着他幼细的腰身,丝毫不敢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少年的腰给弄断了。他注意到少年的袍子下是一双雪白的赤足,想到地面上全是冰,立刻把他轻轻的抱起来,放在圆木上坐好。

     “谢谢,我的腿有些无力,幸好你扶住我,否则我就要摔倒了。”苏裴笑着说:“你听得懂我的话吗?我的父亲虽然是汉人,可惜他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所以我不会说汉话,也听不懂。”

     苏裴一个人在那高塔上的时间太长了,难得看到一个人,还有可能是汉人,他感觉到又开心又兴奋。

     宋清泉张了张嘴,却发现他根本无法用少年的语言来回答,只好很郁闷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听得懂。不过……汉人?是指汉朝的人?还只是对中原的称呼?

     精绝国消失的具体年代已经不可考,在历史上,精绝国被鄯善国所灭,改名为精绝州,最后的记载来源于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之后再无记载。

     宋清泉知道面前的少年必然是汉朝到唐朝之间的人,虽然……能活到现在有些……奇怪……

     “你能听得懂?”苏裴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说:“那你会写字吗?”

     宋清泉连忙再次点头。

     “你竟然会写字?!”苏裴有些惊讶,感叹道:“汉朝果然是泱泱大国,连奴隶都会写字!”

     “奴隶?你是在说奴隶吗?”宋清泉满头黑线,他不确定到底是自己理解错误,还是面前的少年把自己当成了奴隶。

     可惜苏裴听不懂他的意思,又说:“我有四个同伴,他们曾经也是奴隶,你看到他们了吗?”

     宋清泉想了想,指着旁边的四个圆木,说:“你是说四个吗?”

     洞穴里只有一个火把,光线很暗,苏裴之前又因为宋清泉是个汉人而过于激动,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圆木,现在因为宋清泉的指点才发现,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惊讶。

     当初他是被蒙住双眼被带上祭坛的,一直到祭司把匕首刺进他的心脏,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所以并不知道他现在躺着的圆木是什么,更不知道周围那些圆木里躺着的就是自己的四个伙伴。可是现在看到旁边的四个圆木上覆盖的细藤,他立刻露出一丝微笑来,这就是一直在高塔上陪伴自己的押不芦啊。

     苏裴伸出手,用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圆木上的细藤,一根细藤像蛇一样翘起一枝,轻轻的缠绕在他的手指上。

     “是的,一定是他们四个。”苏裴低着头,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

     细藤在羊脂白玉般的手指上流连了好一会儿,期间在苏裴的指肚上轻触了好几下,苏裴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这是他和林天啸他们几个的暗号,意思是,他们受伤了,暂时无法相见。

     看着少年嘴角的笑容消失,宋清泉只觉得心里一阵难受,可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说:“要不,我们把这些圆木打开,说不定他们和你一样还活着呢?”

     苏裴扭头看着宋清泉,眨了眨一双乌黑的大眼睛。

     宋清泉一拍脑门,他才想起来,少年根本听不懂自己的话,连忙扭身去找自己的背包,只见原本挡在入口处的那些细藤已经移开,他立刻跑出去把背包拿进来,从里面翻出纸笔,把刚才的话写了一遍。

     苏裴惊讶的看着宋清泉手里的纸笔,这么奇特的书写工具,能写出如此细小的字,还有这么雪白纤薄的羊皮纸,汉朝真是个了不起的地方。

     凑在宋清泉递过来的火把前,看完他写的字,苏裴摇了摇头,说:“暂时还不能打开,他们都受了伤,需要时间疗伤。”

     宋清泉挠了挠头,又写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是先出去,再找人来把他们运出去吗?”

     苏裴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摇了摇头,说:“不,我要带着他们一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