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宋清泉撕了一件衣服,把苏裴绑在自己的背上,试着拉扯了几下细藤,觉得那的确可以支撑他们两个的重量,这才小心的翻出窗外爬上了塔顶。

     牧马人还停在塔顶正中的位置,旁边还有一些当初车辆坠落带下来的土块、沙子,宋清泉一爬上塔顶立刻躲到了车子旁边,依靠牧马人的遮挡,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当初他掉下来的时候,洞口有一部分是斜飞出来的,那里既不能站人,也不方便观测,到是方便了宋清泉他们的躲避。

     枪声已经完全停下来了,现在外面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那些干尸是否已经消灭干净,还是剩下的蚩尤部队已经被.干尸杀光了?

     宋清泉把苏裴放下来,靠着车子的轮子坐下来,心里盘算着要怎样才能安全的离开。

     现在这种状况,回到洞窟里是完全不可取的,先不说那些可能会把他灭口的蚩尤部队,只说那些干尸,在苏裴的口中,他们是“神殿护卫”,想也知道一个神殿里不可能只有十个八个护卫,很可能有几十、上百个护卫。宋清泉怀疑,蚩尤部队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很可能和那些干尸有关。

     他之前深入洞窟不远,所幸还没有遇到别的干尸,可是现在蚩尤部队那么多人前来,又带了如此多的武器,不说百分百会惊动那些干尸,起码也有九成机会。宋清泉一点也不想再次面对那些干尸。

     可是如果直接上去,又要面对蚩尤部队的那帮疯子。

     宋清泉记得他以前的特战队队长说过一句话“蚩尤部队都是一群疯子,他们不服从任何人,他们只服从命令。对付疯子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疯子,不和他们正面交锋。”

     要避开蚩尤部队爬上洞顶还不算太难,难的是上去之后,该如何离开,总不能靠两条腿走吧?他们现在可是在沙漠深处,就算这里离公路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三十公里,可是走沙漠和走平地完全不同,而且,就算能走到公路,剩下的路又该怎么办?

     到最近的民丰或者且末可都路程不少,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还能支持,可是现在还有个一看就从未吃过苦,锦衣玉食长大的少年。

     宋清泉想到这里,扭头看了一眼苏裴,这一扭头正好对着苏裴露出来的小腿。

     苏裴在高塔上极少活动,虽然没有紧实的肌肉,却也没有多余的赘肉,他的两条小腿笔直得仿佛青竹一般,却又带着一股少年独有的青涩。他的脚上穿着用细藤编织的小靴子,几条碧绿的细藤缠绕在他的小腿上,映衬得他的肌肤越发的晶莹玉润。

     宋清泉不自禁的想到刚才在屋子里,昏暗的光线下,那双修长的腿和掩映在瀑布般发丝之中的那两个雪球,当时没敢细看,可是现在想想……竟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精致。

     “我以前到不知道,这塔顶有这么个东西在我头上。”苏裴好奇的摸着牧马人。

     宋清泉一听就知道他误会了,可是现在光线昏暗,即使他写字苏裴也看不见,情急之下拉过苏裴的手,在他手心写到“这是我的车,我就是驾驶着这辆车从上面的洞掉下来的”。

     “你说这个是车?”苏裴满心疑惑,他曾在一卷羊皮书里看到过车子的图画和制作,明显和这个不太一样,唯一相同的大概只是都有轮子,而且,这前面扁平扁平的,也没有车辕,马要怎么拉呢?“我们出去之后,是要坐这个车子去中原吗?”

     宋清泉一愣,又在他手上写到“你能用细藤吊这个车子上去吗”。

     用细藤吊这么大的车子不是不行,可是那样必须用大量的细藤做网,上面也需要有固定的地方,这样他们就没办法偷偷的离开了。

     不过苏裴有自己的空间,到不担心这些,只要在走之前把车子收到空间里就行了。

     只是这事能做却不能细说,一来苏裴并不是很信任宋清泉,二来,他发现自己从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无法再进入玉珠里,否则他虽然一直想去中原,却未必一定要现在离开。

     洞窟里偶尔会有一些声音,只是他们这塔太高,传上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宋清泉也不担心蚩尤部队的人会沿着塔侧爬上来,每一层都有差不多四米高,又没有可供攀爬的地方,要上来几乎不可能。

     两个人靠在车轮上,你说一句,我写一句的商议着一会儿上去之后该如何做,头顶的洞口不断的传来“呜呜”的风声,他们的声音到不至于被人发现,只不过那不时吹落的沙子让两人都有些无奈,尤其是苏裴那一头几乎要及地的长发,沙子落进去特别的不舒服。

     宋清泉想了想,把之前撕开的衣服扯了一根布条下来,帮苏裴把头发绑了个马尾,又撕下一块布细心的为他把头发包起来。

     做完这一切,宋清泉才猛然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宋清泉因为出身不错,又是独生子女,从小就没有照顾过人,后来到了部队里,也不过是加强了自我管理,别的战友也不需要他的照顾,所以宋清泉从来就没有照顾人的意识。

     刚才苏裴只是用手抚了一下自己头顶的沙子,他就很自觉的摸出梳子给他梳头,又是找布给他包头,一系列动作都完全没经过思考就做完了。

     看着有些茫然的摸了摸包头布,然后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的苏裴,宋清泉竟然感觉到一种从心底涌起的暖意。

     时间过得飞快,他们就着水吃了一些干馍,又休息了一会儿,转眼已经到了午夜。

     因为沙漠夜晚的寒冷,苏裴早就缩进了宋清泉的怀里取暖,他虽然从未吃过苦,但这种寒冷却没有让他感到畏惧,反而带着新奇和欣喜。

     凌晨时分,宋清泉仔细的侧耳倾听了许久,洞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声音了,想来上面的人大部分都进到洞窟里,即使有留守的人也不会很多,而且,现在正好是天色最暗的时间,也是人的生理时钟最困乏的时间,正是他们走的最好时机。

     苏裴把细藤的一端缠绕在塔顶正中的尖端上,延伸出长长的一条藤蔓,让宋清泉绑了一块土块,用力的丢向洞壁,在靠近洞壁的一瞬间,立刻扎根到洞壁里,然后迅速的抽枝蔓延。

     几分钟后,细藤已经编织出了一条通往洞外的藤梯。

     虽然苏裴只是借用了林天啸的神力,但毕竟要经由他来操控,所以当藤梯织好,他也还是累得脚下不稳,几乎要跌倒在地上。

     宋清泉一直在留意苏裴,见状急忙扶住他,在他手心写到“我背你上去。”

     苏裴有些虚弱的点了点头,让宋清泉重新把他捆在背上,然后飞快的把牧马人收到了自己的玉珠空间里。

     牧马人刚一消失,宋清泉立刻听到洞外有声音传来,他顾不上说话,一把抓住搭好的藤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上爬。

     “嗖嗖”两颗子弹擦着宋清泉的脚射在洞壁上,宋清泉心头一紧,攀爬的速度又加了几分。

     当初宋清泉坠下去的时候,外面被他弄了一个直径七十多米的大洞,这几天又陆续坍塌,现在直径已经超过一百米,而他们攀爬的那边洞壁因为不好站人,并没有人看守,宋清泉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对离开有了那么一点信心。

     爬到洞外,宋清泉立刻看准了一个沙丘飞奔过去,刚一绕到后面,立刻解下苏裴,让他取出自己的牧马人,把苏裴往车里一塞,跳上车子就飞驰出去。

     远远的他看见洞口的另一边有几个人影追了过来,车后传来“叮叮”的被击中的声音,宋清泉把苏裴的脑袋往下一按,脚下急踩油门,车轮向后扬起大量的细沙,车子已经飞速向南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