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许你天荒地老(2)
    郗颜没再反驳,听话地闭上眼晴休息,到了医院,顺从韩诺的安排做了相应的检查。

     “还好没伤到别的地方,只是手腕挫到了。”医生见韩诺跑前跑后带她检查,边开药边嘱咐:“以后开车可要小心,看把你男朋友吓的。”

     两人各怀心事,谁都没有心思解释被误解的关系。

     医院走廓里,韩诺把取来的药递给她:“让他给你揉一揉,免得明早肿起来。”

     郗颜点头:“给你添麻烦了,谢谢。”

     韩诺笑了笑:“和我不必这么客气。”然后从外套中抽出杂志。

     看到封面照片,郗颜一怔,“这是——”

     “温行远出事那天,我送你到医院时被偷拍了。”

     郗颜翻看杂志内页,看完后苦笑,“一夜之间我成名人了。”

     “他应该已经知道了,要不要我去解释?”

     郗颜摇头,“我和他说。”

     韩诺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才离开。

     看见她,特护忙迎了上去,“郗小姐你可回来了,温先生等了你一个下午,晚饭都没吃。”

     郗颜微笑:“你去休息吧,这有我。”

     特护有些许的犹豫,最终如实相告:“下午温老先生来过,和温先生发生了,争执。”

     郗颜的手在门把上僵了一下,“谢谢,我知道了。”说完推开了门。

     病房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温行远躺在床上,安静无声,但郗颜知道他没睡。她走到床边,温柔低语:“我回来了。”

     温行远伸手握住她的,用力一拽。郗颜跌进他怀里,手腕上传来的钻心的疼让她惊呼出声,却反而被他唇齿尽占。直吻到她有了缺氧的感觉,温行远才停下来:“怎么这么晚?”

     未免他担心,郗颜跳过了车祸那一段:“不放心若凝,多陪了她一会。”

     温行远低头在她颈窝处吮了一下。

     因为太过用力微有些疼,但郗颜没有抗拒。

     温行远闭了闭眼睛,“把灯打开,我喝口水。”

     当病房里恢复了光亮,看着她略显憔悴的脸,温行远轻描淡写地说:“我打你手机无法接通,打给季若凝,她说你两个小时前就走了。”

     郗颜正在给他倒水,由于手腕不能吃力,杯子没拿住掉在了地上,“啪”地一声摔碎了。

     巧合到令人生疑。

     温行远脸色骤然一沉,显然是误解成了另外一层意思。

     特护听到声响要推门进来,“需要帮忙吗,郗小姐?”

     换来的是温行远冷漠的回答:“出去。”

     外面瞬间安静下来。

     郗颜本欲解释,抬眸对上他毫无温度的目光,忽然不知从何说起。

     从枕下抽出杂志,温行远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冷了几分,“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

     郗颜有种受辱的感觉:“你不相信我。”肯定的语气。

     温行远盯着她,眸色很深:“你刚刚才对我说了谎。”

     郗颜看着他阴沉难辨的脸色,“如果我说是善意的谎言,你信吗?”

     温行远没有马上回答,而且他的眼神也冷得像覆层了冰。

     郗颜顿时来了脾气,“那我解释再多也是徒劳。”

     见她居然有要走的意思,温行远伸手扣住她手腕。

     郗颜吃痛,下意识缩了一下。

     这个看似躲避的动作激怒了温行远,他手上用力把郗颜扯坐到床上,“什么叫徒劳?身为你的未婚夫,我要一句解释过份了吗?”

     “连未婚妻都不信任,你难道没有过份吗?”

     “这个时候谈信任,会不会对我很不公平?”

     居然和她谈公平。郗颜笑了下:“或许从我们在一起的那天起,对你就是不公平的。现在才来和我讨论,会不会晚了点?”

     温行远不想在公平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我不是那个可以相濡以沫的人吗?是我哪里做得不够,没有给你信心吗?你说出来,我改。”

     “你无可挑剔。”没有想到那句话他不仅听见了,还因此产生了误会,郗颜为自己澄清:“我是为唐毅凡和若凝感概。”

     特定情况下,温行远听不进去,“我打电话叫司机送你回去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但他克制着,深怕盛怒之下口无遮拦,说出伤了彼此感情的言语。

     郗颜没理解他的用心良苦,“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说完转身就走,特护想拦,没敢,站在走廊里急得直搓手。

     郗颜走到医院门口就冷静下来了。换位思考,她多少有些理解温行远的反应。对于她,那只是一个爱她的男人,但他除了是她未婚夫,还身为人子,更是一家集团公司的掌舵人,他所承担的责任和受到的关注,远超乎于她。

     他所谓的解释,其实是需要给外界,给温家长辈一个交代吧。

     身不由己,与信任无关。

     爱,真的怕错怪。因为爱情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楚的。如同上帝创造了嘴这个器官,相爱的人亲密时唇唇相接着亲吻,然而转身之后,又有多少人被吻过的嘴唇说出的话深深伤害?

     郗颜坐在医院门口的马路牙子给温行远发信息:“我不该说谎,对不起。明早告诉你原因。”

     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声:“等不了明早了,就今晚吧。”

     郗颜倏地回头,就见坐在轮椅上的温行远在不远处看着她。

     特护识趣地回避了。

     两人隔着十米不到的距离对望,片刻,郗颜先开口:“是你先赶人的,现在又追来干嘛?”

     温行远的脸上没有笑意,声音却不像先前那么冷:“为刚刚赶人的行为认错。”

     恋人之间,只要有人退步,就是海阔天空。

     郗颜憋不住先笑了:“我原谅你了。”

     温行远看着她的眼睛,以低沉浅笑的嗓音回应:“你的原因能不能获得我的原谅还有待商榷。”

     郗颜嘟囔了一句“傲娇。”起身走过来,“不消停在病房躺着,折腾出来干嘛啊。”

     温行远握住她的手:“你就那么走了,我怎么放心?”

     郗颜假意抽手:“有什么不放心的,深夜独自回家,当作说谎的惩罚呗。”

     温行远低头在她手背上轻吻了一下:“舍不得。”

     他柔软的唇覆在手背上,温暖直抵心里。

     原来,有一种爱,就是从他身上传递出的体温。

     郗颜反握住他的手:“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

     温行远抬头,路灯下,男人薄薄的唇角深深弯起,“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这一笑,犹如春雪初霁,明朗动人。

     那晚的最后郗颜还是像以往一样留下来陪护。为免误会加深,郗颜把温行远出事那天,自己如何偶遇韩诺,又在韩诺把她送到医院时,她因担心过度腿软险此摔倒,在被韩诺扶起时给了记者偷拍的机会,以及先前发生的车祸由韩诺帮忙处理的全过程复述了一遍。

     被偷拍的事,因为事前听郗贺提及郗颜得知他受伤后是由韩诺送到医院的,温行远已然猜到几分。当听她说傍晚时居然遭遇了一场车祸,温行远的脸色就变了。

     回想先前曾粗鲁地扣她手腕,温行远很懊恼,小心翼翼地拉起她右手,把雪纺衬衫的袖口挽高了些,视线所及果然是一片红肿。眉心聚紧,他问:“还疼吗?”

     郗颜说:“不疼了。”

     温行远抬眸看她一眼,没在言语上拆穿她的谎言,只是在喷了药帮她揉捏的时候,动作格外轻柔,“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还不告诉我。以后开车不能接打电话,分心不安全。”然后就不再出声,左手与她相握,右手轻轻揉捏着她的伤处。

     没说一句重话,没有一句责备,就这样把照片风波翻过去了。

     如果不是遇到危险,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担心,近而忽视了他的爱。

     同样的夜,唐毅凡在张妍的公寓。

     他到的晚,张妍却一个催促或是询问的电话都没打,仿佛那条信息不是她发的,又似乎是认定了他一定会去。

     张妍所住的公寓是温氏安排的,唐毅凡第一次来。当他们在客厅面对面坐下来,他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她,语气平静:“手续都办好了,下周就可以动身。”

     她以妹妹出国留学为由请他帮忙,无非就是找个合理的借口和他见面。现在——

     张妍没有伸手接,似乎只要她接过来,就切断了和他的最后一丝联系。

     唐毅凡把资料袋放在茶几上:“我下面的话可能会伤到你,却必须要说。”在短暂的沉默凝视后,他开口了,“有些话不必言明,我们都懂。比如六年前你我在一起,是因为寂寞和彼此需要。与爱无关。再次重逢,我从未想过继续前缘,只把你当作搭档相处。所以,我从不避讳在你面前表露对若凝的关心。你的心思,我早就洞若观火。或许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吧,我默许了你的主动和暧昧。”

     他以为这样就不是对季若凝的背叛,不是对婚姻的不忠。

     直视着张妍,唐毅凡漆黑的眼中一片冰冷:“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我爱季若凝。”

     当一个男人那么坦然地告诉你他爱着别人,对你,他是一丝感情也没有的。这样的认知,让张妍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可她依旧不甘心:“可她根本不相信你。流产是个意外,当时那种情形,即便是你救了她,也保不住孩子。半个月了,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你。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婚姻,你要怎么继续?”

     “那是我的问题。”他坐在灯光下,光线在他脸颊染上清淡光泽,更显得他神情清冷:“我做错了事,就该承担后果。当我发现你刻意选在她供职的设计院附近用餐,当你以设计图有误差,拖延时间和我同一航班去G市参加行远的订婚宴,我就该拒绝。但我没有,我以为这种无聊的小游戏,我处理起来得心应手。是我混蛋,伤害了若凝,耽误了你。”

     然后他说:“抱歉。”

     一句“抱歉”是他们之间六年交集的结束语。

     对张妍而言,太决绝:“为什么?我那么爱你!”

     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语,唐毅凡居然笑了:“你最爱的是你自己。”否则你不会在不清楚我背景的情况下选择了另一个家境优越的留学生,那么不留余地地结束了我们的恋人关系。

     “我这个人没有吃回头草的习惯,而且我要共度一生的女人,除了要和我彼此相爱,不能把心机和城府用在我身上。”抬眸与她视线对上,唐毅凡语气平和:“说到底,我是个自私小气的男人。”

     他说完就阔步走了,根本没有发现,张妍身上的白裙子,是六年前他们相识那天她穿的那件。滂沱大雨里,有个男人没有开车,没有撑伞,就那样步行到郗颜公寓楼下,一遍遍拨打季若凝关机的手机。

     夜,太冷。

     两日后的清晨,季若凝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季若凝,我输了。我费尽心机,以为在可以不动声色中拆散你们,甚至可以不要他的爱,只要能在他身边,无名无份也可以,都被拒绝。从前我不懂,我和他相识六年,怎么会敌不过你们一年的感情。我以为自己在用卑微挽回他的爱情,但其实我早就没有资格要求他回报我的所谓爱。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执着了。我是个自私的人,不愿背负第三者之名,哪怕我曾经的行为与之无异。我不愿承认,又不得不承认,他唯一爱的,是你。而我,在你们面前,不配说爱。”

     最后她说:“对不起。”

     杂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成为整个A市茶余饭后的话题。甚至是医院的护士都在议论,可见,郗颜和韩诺那张照片的影响力有多大。

     清者自清,郗颜并不在意。然而,温行远却不能坐视不理。

     温氏的公关团队危机应对能力不容小觑,在杂志出刊当天,就出台了三套应对方案,只待温行远一声令下,即刻就可启动。

     温行远选择了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法,召开记者招待会。

     郗颜清楚,这样安排是温行远针对杂志事件向媒体的交代,至于他怎么向解释温斐文解释,温行远没说,她也没问。总之,当温老先生再来医院看儿子时,待她并无异样。郗颜感激温行远的袒护。

     招待会当天,不可避免地与唐毅凡见了面,郗颜把他的消沉憔悴看在眼里,有些余心不忍:“若凝不见你是人之常情,她那么爱你,一时间肯定接受不了。你如果想挽回,就别放弃,冷静归冷静,别真的冷了。”

     唐毅凡点头:“谢谢。”

     “谢就不必了。作为若凝的好朋友,我只希望她幸福。如果最终她还是觉得离开你,我会支持她。”郗颜顿了顿,直视他眼睛:“相爱容易相守难。如果你认为自己的爱足够为她撑起一片天,就别放弃,如果连你都迟疑,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请还她自由。”

     郗颜说得一针见血,唐毅凡几乎讨厌她的直接,但他没有反驳。

     记者招待会准时召开,面对各大媒体针对金碧事件的一再追问,温行远耐心地一一予以回应,同时保证,在保险公司的赔款没有下来以前,温氏已经在无条件支付此次事故中伤者的医疗费用,对于不幸身亡的工人,他承诺给予三位工人家属最妥善的安排,除了正常的赔偿金,温氏旗下的华都地产将赠送死者家属住房一套,以缓解家庭经济支柱倒塌所带来的生活拮据,另外他还透露,市里的调查小组正倾力展开调查,温氏及华诚两将不惜一切代价协助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给慰死者在天之灵。与此同时,华诚也在积极进行机器地全面检修,确保后期施工的安全性,在事故原因未查明以前,“金碧”暂时不会复工,但依然照常支付工人工资,如果“金碧”因此延误了交房时间,温氏也将按相关规定给予购房者补赔。

     也就是说,此次事件造成的所有损失温氏将一力承担。

     随后,就到了记者提问的环节。

     最先发难的是都市时报的记者:“温总,听外界传闻华都近期从美国子公司调回大量资金,是不是国内公司出现资金问题?”

     似乎等的就是这个问题,温行远的目光从柔和变得幽深,沉稳的声音相继响起:“原本这属于商业机密,我应该拒绝回答。不过,透露些许也无妨。”话至此他顿了顿,似乎是在吊众人的胃口,然后才继续:“A市作为本省十年内重点扩建城市之一,工程会接踵而来,温氏总部及旗下地产子公司均位于G市,必然有所不便,为了参与A市的扩建工作,温氏计划在在一个月内收购本市一家颇具规模的地产公司,为专项承建本市项目作准备。所以,需要充足的资金储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