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不能没有你(1)
     我这辈子的梦想,除了娶你,都实现了。十年等待,我不愿再有一秒遗憾。我承诺过的,一直在你身边,我做得到。所以,没有我的这种假设,不成立。

     订婚宴后,就到了“金碧”中期验收的日子。

     这天上午,温行远准时出现在温氏办公大楼。

     经过秘书办公桌时,他吩咐:“叫张妍来我办公室。”

     五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温行远低头签批文件,声音凝肃:“进来。”

     张妍在办公桌前站定:“温总。”

     温行远龙飞凤舞地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才以手指扣了下桌面,示意她坐。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温行远抬头看她,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已经通知人事部,给你晋升一级,你今天回A市处理完剩余工作,明天回总部准备纽约培训事宜。”

     张研僵住,骤然想起订婚宴那晚郗颜离开前望向她时的若有所思,瞬间明白了什么,自嘲般笑了笑,无言反驳。

     温行远靠在宽大的椅背中,双手交握身前,目光深沉:“下期去美国培训的名额下来了,我的意思是你去。”

     对于张研,温行远是器重的。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为人处事,张研都无可挑剔。更令他欣赏之处,就是相比公司里其她女员工,身为助理的她一直聪明地和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给任何人非议的机会。以张妍对这份工作的重视,她定然不会放弃去美国培训的机会。

     张妍笑得牵强,但她心知肚明,温行远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通知她这个不容改变的决定。在接受和辞职之间,她选择前者,“谢谢温总。”

     由于这天建设局、质监局、以及市里领导要去“金碧”工地进行中期验收,温行远处理好公司事务,与郗颜和张妍赶往机场。

     刚下飞机,郗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温行远看看时间:“来得及,我半小时内到。”

     郗颜见他踩油门,怕耽误他的事,“你直接去工地吧,别绕路送我了。”

     “先去医院取下报告。”昨晚去国外学习的高阁打电话祝贺他订婚,温行远才想起来还没去医院拿郗颜的检查结果。

     “医院和工地是两个方向,半小时太赶了,那边不能耽误,你先去,报告明天再去拿。”为免温行远以为她还在为先前的争执生气,郗颜笑了笑,“我回家等你,昨晚没睡好,刚好补个眠。”

     时间确实有点紧,温行远刮了下她的鼻尖,“那好,自己打车回去,我忙完就回来。”

     郗颜点头,“开车慢点。”

     “好。”温行远唇边泛着温柔的笑意,给她拦好了出租车,才与张妍向工地而去。

     工地上,温行远与唐毅凡分别向郗贺和市里领导讲解工程进度,张研若有所思地走在唐毅凡右侧,季若凝则手拿图纸,声音清朗地向质监部负责人安子为汇报:“这幢楼的框架完工了,住宅区的楼都按着这个设计施工——”

     安子为笑容变深:“结构方面当然不应该存在问题,这次主要是掌握一下工程进度。”

     唐毅凡刻意放慢脚步走到季若凝身边,语气淡淡:“一期工程计划明年五月峻工,就现在的进度而言,可以确保工期。”结合温行远订婚宴上安子为邀请季若凝共舞的情节,唐毅凡几乎可以肯定,设计院指定季若凝过来协助验收与安子为有关,故而语气稍冷。

     似乎没有发现他的敌意,安子为语气平和:“工期要保证,质量更不能有丝毫问题,唐总多费心了。”

     唐毅凡伸手扶了下季若凝,使她避开了一块凹凸不平的地面:“安部长放心。”

     这细微的动作落入安子为眼中,他的目光在季若凝含笑的脸上稍作停留,然后移开。

     这时,唐毅凡的手机响了,应该是公司事宜,他站开了几步接听。

     安子为看着季若凝:“季工继续。”

     这边季若凝就设计方面的工作继续作讲解,那边梁副市长语重心长地说:“小温啊,这个工程是咱们市的代表工程,除了按时完工,质量和安全方面你可要盯紧点,尤其是安全,不能有半点马虎,人命关天呐。”

     温行远神情严肃,双眸内闪烁着果敢和魄力:“梁副市长放心,我们除了严格遵守施工安全守则,温氏已出派专人对这个工程进行全程跟进,主抓安全。”

     梁副市长笑望向郗贺,“我们郗局很关注这个项目,开会的时候再三向我保证决对不会有问题,你得给他长脸儿,这可是他升任局长后划出的第一块地。”

     与温行远对视一眼,郗贺温润一笑:“这可是您亲笔签批的项目,我一个人作不了主的。”

     梁副市长笑言:“你看看他,这是撇清关系呢。”

     然而,融洽的气氛被一声惊叫打断。

     “快闪开,汽车吊的钢绳断了。”

     众人循声仰头,就见高空之处数块钢板直坠而下。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唐毅凡:“若凝,快让开。”他边喊边向季若凝奔去,然而下一秒,却被一股突来的大力扑倒在地。

     季若凝闻声转头,正好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背后扑向唐毅凡的情景。

     此时,一块钢板正从她头顶直直坠下,季若凝僵在原地,竟然忘了闪开。

     突如其来的——心如刀绞。

     “快让开!”

     “季若凝!”

     在所有人猝不及防时,温行远和安子为的声音同时响起,没有反应的时间,季若凝已被抱着滚倒在地。惊颤中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钝重的落地声轰然响起,震得人耳鸣,与此同时,身体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季若凝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唐毅凡一骨碌爬起来。扑倒季若凝的安子为因为距离原因安然无恙,至于温行远和季若凝,则像失去了生机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分不清鲜血是从谁的身上流出来,只见两人身下瞬间就形成了触目的血泊。  大力甩开张研的手,唐毅凡疯了似的冲到季若凝身边,颤抖着把她的身体抱在怀里:“若凝,若凝你醒醒……”细听之下,声音哽咽。

     季若凝双眼紧闭,肌肤冰冷的让人触不到体温。

     心瞬间被恐惧占据,唐毅凡慌乱地扯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裹住她的身体,他声音破碎地唤她:“若凝,若凝你醒醒,救护车,叫救护车!”

     从未有过的无助。

     那边,郗贺也回过神来,顾不得扶起被他扑到的梁副市长,爬起来就往温行远身边奔来,目光触及身上的斑斑血迹,郗贺伸出的双手僵在半空,似乎不敢移动他被钢板擦到的半边身体。

     “行远,行远——”郗贺边叫他边脱下外套,试图用衣服捂着他正在流血的身体。

     却是徒劳。

     鲜血持续从温行远身体里流出来,很快渗透了郗贺的风衣。

     哪里还有形象可言,郗贺扯着嗓子朝围观的人大喊:“叫救护车,快啊!”一面接过不知是谁递上来的衣服,慌乱地为温行远止血。

     安子为最先冷静下来,他快速拔打了急救电话。

     等待的时间里,郗贺紧紧握住温行远的右手,尽管竭力控制,开口时依然哑声:“行远,你撑着点,你不能有事,小颜还在等你回家,行远——”

     回应他的,只是流血的声音和温行远愈发惨白的脸。

     郗贺的眼睛都红了。

     仿佛被一支锋利的箭刺入心里,唐毅凡胸口疼到几乎窒息。

     救护车很快来了三辆,医护人员匆匆下车,恢复神智的张研把他们引领到温行远与季若凝这边,先为他们做紧急处理,而另外两辆车的人员则急急向受伤的其他人而去。

     工地霎时忙乱起来,隐约听到哭声和喊声,除了温行远和季若凝,现场还有很多人受伤,似乎还有人,当场死亡。

     事故重大。

     做好止血处理,温行远和季若凝被十万火急地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一路闪着红色信号灯,刺耳的声响中,争分夺秒地与时间赛跑,与死神较量。

     医院急救室外,郗贺颤抖地摸出手机,犹豫之后,打给郗颜。唐毅凡原本站在他身边,听见他说“在急救室抢救”这几个字时,跌坐在地。

     大脑在长久的空白与麻木之后,事故经过在眼前回放,张研扑倒他的瞬间,温行远抱住季若凝倒下的刹那,两人满是鲜血的身体——一幕一幕,穿心之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灯终于熄了。

     是季若凝被推了出来。

     唐毅凡挣扎着站起来,扑向医生:“我太太怎么样?”声音颤抖。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医生叹息,“可惜孩子没有保住,很抱歉。”

     “孩子?”呆愣之后是惊痛,唐毅凡险些跌倒在地:“你说,没了?”

     医生安慰:“你们还年轻,会再有的。”

     唐毅凡仰头。

     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郗颜满头是汗地奔来。

     “小颜。”在她要跌倒的瞬间,郗贺伸手将她颤抖的身体捞进怀里。

     紧紧抓着他的胳膊,郗颜以带着哭腔的声音问:“行远呢?他怎么样了?怎么回事啊?”

     怕她承受不住,郗贺扣住她小小的后脑压向胸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语气没有太大的异样,“行远被钢板擦伤了腿,正在接受手术。”

     “钢板?”郗颜猛地抬起凝聚泪光的眼晴,目光触及郗贺胸前的血迹,心弦崩断,“不可能。他刚刚还说让我回家等他,怎么可能会被钢板擦伤?你骗我,你骗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里面的不是他,不是他!”

     “小颜你冷静点听我说。”郗贺死死抱住她的身体,几乎是用吼的:“只是擦伤,是擦伤,并没有被砸到,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却无法让郗颜冷静下来。

     她彻底失控,边喊着温行远的名字边挣扎着朝手术室去。

     被从手术室出来的护士拦住:“谁是病人家属?”

     温行遥恰逢此时赶到,他冲到护士面前:“我是他哥。我弟弟怎么样了?”

     “病人失血过多,急需输血,但医院血库里缺A型血。”

     “抽我的,我是A型血。”郗贺松开郗颜,伸手解着袖扣。

     护士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伤口,皱眉:“你身上的伤需要马上处理。”

     郗贺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先抽血,救人要紧。”

     “先抽我的。”温行遥挽起袖子,转头看向郗贺:“你去包扎伤口。”

     “这点伤死不了人。”郗贺的冷静也快耗尽,厉声道:“抓紧时间。”

     护士不再耽误:“都跟我来吧。”

     温行遥和郗贺紧随其后。接着,在院长引领下,又有两名医生匆匆进入手术室。然后,周围恢复安静。

     黑夜变得格外漫长,盯着持续亮着的手术室的灯,郗颜的心越来越凉。

     记忆有如老旧的刻录机,不受控制的回放十年相识。

     十七岁那年,她骑单车摔倒在路边,是温行远扶住她。当他有力的手臂将她圈进怀里,他特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僵直着身体忘了反应。

     除了郗闲鸣与郗贺,温行远是第一个抱她的,男人。

     十八岁生日那天,他如约而至,将一条精致的白金手链戴在她细腕上,俯身亲了下她的额头,“生日快乐,小公主。”

     那是她成年后,接受的第一个属于男人的亲吻。

     同年同月,他出国了。送机途中,郗贺为了避开迎面而来的车辆,一脚踩下刹车的瞬间,坐在后座的他一个侧身将她带进怀里,当他的薄唇莫名其妙地轻划过她柔软的唇瓣,突来的悸动令她慌乱不已。

     那是她的初吻,意外地给了他。

     同年九月,她踏入大学校门,在年底认识了俊逸稳重的韩诺,两人陷入爱河,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渐渐淡出了她的生活。

     第二年夏天他回来过,又走了。对于热恋中的她而言,并没有看到他眼中的破碎,而他,却把她幸福的微笑刻进了心里。

     二十二岁那年,当变故突如其来,他连夜回国。当她哭到脱力,沉睡在他怀里,她再次错过了他眼中深情不舍的目光。

     二十六岁这年,她从痛苦中活过来,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全心交付了自己,从身到心,毫无保留。

     不知不觉,十年匆匆而过,尽管他不是她第一个爱上的人,依然与他分享过人生太多的第一次。直到这一刻才终于发现,原来,一直是他。

     泪水干涸,郗颜闭上眼睛,唯愿他平安。

     平安就好。

     夜在煎熬中缓慢流过,天蒙蒙亮起的时候,温斐文从G市赶了过来。从院长处了解到手术进展,他面色沉郁。直到看见憔悴不堪的郗颜,老人家才深深叹了口气。

     又等了将近两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恍惚间,不知是谁问了一句“他怎么样了?”,然后是医生的回答:“不幸中的万幸,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他现在需要休息,如果没有意外,晚上会醒。”如释重负的语气。

     脱离危险!崩紧的心弦瞬间断裂,郗颜腿一软,居然一头栽倒下去。

     郗贺最先反应过来,可在他伸手之前,韩诺突然出现,及时搂住了郗颜下滑的身体。当他把郗颜拦腰抱起送往病房,温斐文与温行遥同时变了脸色。

     来不及解释什么,郗贺尾随而去。好在郗颜只是过度的紧张与劳累导致了昏倒,并无大碍。病房外的长椅上,郗贺问:“你来很久了?”

     韩诺并不看他,掏出烟想要点上,却因为手抖半天打不着火,最后干脆把烟和打火机往地上一扔:“出事的时候,我送她过来的。”

     他整晚都在。郗贺眉头皱了一下:“就在昨天,小颜和行远订婚了。”

     “我知道。”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想假装不知道都不行。

     韩诺沉默了小片刻,然后起身,“既然他们都没事,我先走了。”

     “韩诺。”郗贺叫住他。

     韩诺停步,但没有回头。

     “这次的事件,”郗贺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措辞:“是不是和他有关?”

     这个他指谁,韩诺心知肚明。他没有正面回答:“天裕是我父亲创下的,我不会让它毁在别人手上。”

     郗贺明白了他的立场,“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说话。”

     韩诺转身,清晨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郗贺看见他表情里有种沉静又复杂的味道,一如他的话,意味难明:“我之前以为只是单纯的利益之争,后来发现没那么简单。但是,我没给自己留退路。只是,万一不小心波及到了颜颜,郗贺,请你不要怪我。还有温行远,请你提醒她,凭他对颜颜的爱,请一定信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