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梦想的距离(5)
    郗贺似乎没听见,转头与张监理讨论专业问题。

     张监理递上即将竣工的工程报告:“各项标准都达标,评估完全可以通过。”

     郗贺接过评估报告翻看:“进度怎么样?”

     “工程已接近尾声,如无意外,十天之内可以竣工,比合同签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月,华诚的诚信完全值得信任。”张监理应该是满意的,因为他笑了。

     郗贺却是话锋一转,半玩笑半认真地问:“听说李监理与唐总私交不错。”

     “郗副局说笑了,请相信我能力的同时也信任我的职业操守。”李监理语气坚定。

     “那是自然。”郗贺合上手中的资料,微笑,“辛苦了。”然后看向唐毅凡:“办公厅明天会派人来做评估,如果进展顺利可以赶上这次的初审。”

     唐毅凡还在思考韩诺和资质之间的联系,郗贺却没再提及半个字。

     季若凝回家后第一时间给郗颜打电话。

     郗颜还不知道华诚申报资质的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计划玩半个月吗?”

     季若凝简明扼要地把华诚和温氏合作投标的事说了,末了问:“这么大的事,温行远没和你说?怎么我觉得,他把这么大的投资放在A市,和你脱不了关系?”

     郗颜坐在窗前晒太阳,她轻轻搅着咖啡,正向,逆向,反反复复:“你能别把和温行远有关的事情都往我身上套吗?他是集团掌舵人,投资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说他对你是认真的啊。”季若凝却和她不同频:“这么极品的男人,换别人早扑上去了,就你还在这犹豫不决。怎么样了你们,我离开这段时间有什么进展吗?”

     “你能别这么八卦吗? 你老公要做工程了,你还不想想怎么为设计院拿下这个项目。”

     季若凝轻声笑,“有你在,我才不担心这个设计会落入别的设计院手里。”

     “别扯上我,温行远可是公私分明的人。”见季若凝的笑声,郗颜微微嗔道:“吃笑药了啊?”

     “温行远可是公私分明的人。”季若凝学她说话,末了不忘评论:“好了解好信任的语气哟。”

     郗颜恨不得掐死她。

     季若凝还添油加醋:“我有预感,温行远要苦尽甘来了。”

     郗颜开始怀疑季若凝是不是把温行远视为男神了,怎么句句都向着那位?

     一周后,华诚建筑出现在网上公布的特级资质初审企业名单中,身为人妻的季若凝兴奋地给郗颜打电话,约她晚上聚聚。

     晚上八点,一身休闲服的郗家兄妹出现在“上游”私人会所。

     华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通过初审,郗贺帮了很大的忙,面对唐毅凡真诚的道谢,他不以为然的笑,“要是评估通不过,我也无能为力,只不过之前有些误会。”

     “误会就好。”唐毅凡也是久经商场,不难听出话外之音,却因顾及郗贺的点到为止,也是避而不谈:“郗贺,我敬你一杯。”

     郗贺含笑举杯:“现在万事俱备,我就等着你们兄弟俩联手拿下这个工程,千万别让我挑出刺儿,否则我可手下不留情。”

     “保证完成任务。”唐毅凡也举杯,爽快地一饮而尽。

     这时,包房的门被服务生推开,唐毅凡批评来人,“你这速度和蜗牛有一拼。”

     “你以为我开飞机啊。”目光在郗颜身上掠过,温行远潇洒自若地走到郗贺身边坐下,。

     郗颜事先并不知道他要来,表面上若无其事,心里却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就在几天前,温行远在凌晨打来一个电话,半梦半醒间郗颜听见他问:“什么时候给我答案?”

     她不明所以:“什么答案?”

     “我说过的四种朋友,你选哪一种。”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寂静的夜晚格外迷人,郗颜睡意全消。

     温行远并不催她,沉默着等了很久,久到郗颜以为电话那边没有人时,他才继续:“有些话我从未说过,但我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小颜,我比你想像中等得更久。答应我,好好想想,我不想就这样被判出局。”

     不要就这样,连开始都没有,直接结局。

     原来,竟是真的。

     在郗家几乎陷入绝境之时,他忽然回国,与郗贺一起操办母亲的葬礼,同时以温家的影响力,动用一切可动用的关系为父亲赢了官司,然后,在她颓靡之时将她带去古城,一陪就是一年,即便离开,也把她托付给了好兄弟张子良。

     每一通电话,每一句调侃,每一言,每一语,都是不动声色的关怀。

     郗颜以为,他是因为与郗贺的兄弟情义。

     原来,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挂了电话,郗颜彻夜未眠。

     她有多百转千回,就对韩诺有多念念不忘。温行远有多懂她,就有多怒不可抑。他端起酒杯,仰头干掉,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滑下,火辣辣地直烧进心里。

     都说酒越喝越暖,然而此时,再多的酒也不能温暖温行远冷掉的心。如同感同身受他的情绪,郗颜蓦地转过头,那双淡冷无波的眼眸落入他眼底。

     想躲,却无处可逃。就这样,对峙。

     终于,温行远败下阵来,他收敛流露太多的情绪,“怎么,几天不见陌生了?过来。”

     低沉浅笑的声音很平静,郗颜犹豫了几秒,还是起身坐到他旁边:“为了那块地过来的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懊恼于自己找了个最烂的话题。果然,温行远也对她的开场白不满意:“你觉得是就是。”见她沉默,他又于心不忍,亲昵地敲了下她脑门:“从我进门就躲在那不吭声,怕我啊?”

     郗颜没躲开,瞪他,“显你胳膊长啊?手真欠。”

     “反正比你长。”温行远挑眉笑,背靠沙发的样子透出几分慵懒,伸展开的长腿还故意在她面前招摇地晃了晃:“腿也是。”

     男人一双黑眸如清冷夜空闪烁的繁星,亮得慑人。郗颜看着,眼里竟有了笑意,“我腿也很长。”

     “比比?”

     “谁怕谁。”

     幼稚的,像两个孩子。

     温行远似乎忘了那个关于朋友的问题,郗颜的样子也像并不知晓他的心意。然而,他眼眸中隐忍的忧虑,她笑意里故作的轻松,都令答案昭然若揭。

     “哟,这么默契啊。”唐毅凡把注意力转移到两人身上,暧昧地眨眼:“颜颜,我这个兄妹好歹也是钻石级的单身汉,你们俩这男未婚女未嫁的,凑合一下怎么样?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你凑合一下收了他?”

     温行远伸腿踢了他一脚,面上却是但笑不语,一副等待被接受的温顺样。

     季若凝则移坐到唐毅凡身边,附和道,“什么凑合将就的,明明是郎才女貌啊。”

     这话对温行远来说真是顺耳极了,他毫不避讳地朝季若凝竖大拇指,表示认同“郎才女貌”的夸奖。

     郗颜恨不得给季若凝两下子:“显你成语学的好啊。”

     至于与郗颜同根生的郗家大哥,没有半点要维护小妹的意思,眉眼含笑的样子像是在说:行远,你看着办吧,喜欢就带走,完全不用顾虑我。

     温行远直看向郗颜,他依然是慵懒的姿态,目光却专注的似乎下一秒就能把她灼伤。郗颜看着面前这张轮廓分明的脸,心跳加快,然后,听见他问:“要不,我们顺应众意?”

     换作从前,郗颜肯定会挤兑他几句,比言语刻薄她向来和温行远不分上下。然而这一次,哪怕温行远刻意用漫不经心的口吻掩饰,眼神却骗不了人。

     太认真。

     郗颜匆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慌不择路。

     唐毅凡和郗贺都以眼神提醒温行远追出去,他坐着没动。季若凝见状有心跟出去,他没让,“别逼她。”

     三个字,是他爱的宽容。

     郗颜当然不是真的要去洗手间,而是径自出了会所,蹲坐在门前长椅上。古城一年,与温行远相处的点滴如同慢镜头回放一样,一幕幕地浮现眼前。

     初到古城,面对她的颓靡,他温柔承诺:“有事就找我,随时。”

     她从喝黑咖啡演变到喝烈酒,他轻声安慰:“有些人,不是你舍不得,就不会失去。”

     当她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他们可以像相交多年的好友一样站在酒吧前调侃对方,他笑言:“再攻击我,我就没有义务保持风度。”

     那时月色很好,他们如此相处,如同与另一个人自己,初相遇。

     整个世界,都为之美好。

     其实,一千多个日子的自我放逐之后,郗颜变了许多,至少她不再像从前那样执着什么,甚至决定从古镇回来前她都在想,如果再见韩诺,要和他说一声:“谢谢。”

     谢谢你爱过我,无微不至。

     也谢谢你放弃我,毅然决然。

     本已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唯独没预料他会说:“重新开始。”而她的拒绝,他根本视而不见。

     温行远以为郗颜关机回避的,是分别那天他情不自禁的那个吻,却不知道,郗颜逃避的,是韩诺一条接一条的挽回短信。

     “时光的某处角落,我们的脚步曾那么近,不知该怪天意弄人,还是感叹自己的脆弱与不够坚持,当幸福如流沙一般从指尖流走,颜颜,我谦卑地祈求一切还可以回头。”

     “如果时光可以倒回,我不会放开你的手。颜颜,不敢开口请你原谅,只想告诉你,‘我爱你’请给我们的爱情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每次开机,韩诺的短信就会涌进来,郗颜看过,然后删除。可这样的无处不在,心里能没有半点涟漪吗?毕竟那是她倾尽全力爱过的人。

     叹息声中,郗颜用双臂抱住自己,纤细的背影,脆弱的姿态,孤单而无助。

     渐近的脚步声惊扰到她,当一件带着男性气息的外衣披上她肩膀,郗颜抬头。

     柔和晕黄的路灯下,身穿浅蓝衬衫的男人气场温暖,眼神沉静。

     视线相接,他说:“颜颜,我让你为难了。”

     为难?郗颜怔忡了一瞬,随即苦笑,“是啊,好为难啊。”

     明明三年前就失去了,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能感觉到割舍的疼?

     然后,耳边相继响起两个声音:

     温润沙哑的是韩诺,他承诺她:“颜颜,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低沉磁性的是温行远,他告诉她,“小颜,我一直在你身边!”

     前者请她:“给我们的爱情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后者问她:“告诉我,我们属于哪一种朋友?”

     胸臆间柔软的角落被浸湿,郗颜几乎哽咽难言,但她还是清晰地说:“我们回不去了。”

     韩诺把她的脸扳过来对准自己,似乎要她的眼晴里看到言不由衷,却失败了。他沉默着揽她入怀,双手抱紧,如同诀别。

     可是,隔着不远的距离,有人站在会所门口,犹自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