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我们的小世界(6)
     郗颜很没出息地不敢抬头。

     温行远走后,郗颜回归每天公寓、公司、公司、公寓这种单调乏味的两点一线的日子,争分夺秒的忙着手里的工作。为免大洋彼岸的温行远担心,她索性把白天没完成的工作带回公寓,这样即便忙到很晚,也不会有越洋电话唠叨她。

     温行远更忙,不见得有多少时间关注她,又因为时差关系,他们的通话并不多。幸好两人都把对方放在了心里,让感情处于持续升温的状态。

     例如,温行远会在下班时给她发信息:“宝贝,该起床了,开车小心,别横冲直撞的。”

     郗颜则会在午饭的时候提醒他休息:“该睡觉啦,别拿自己当超人。”

     如果地球是平的,他们就可以清楚地看见彼此眼中的思念。

     因为爱情。

     这样相互牵挂的日子持续到了年底,转眼温行远已走了二十几天。郗颜开始交接工作,连续两个周末没有休息,这天刚起床,意外接到谢远藤的来电。

     她说:“我看到公司的人事调令,你要辞职?”

     从十岁那年谢远藤搬家,这是郗颜与她的第一通电话。从惊讶到平静,郗颜恢复的很快,她坦言:“是啊,决定回家了。”

     谢远藤沉吟片刻,“设计部现在很缺人,你可以考虑调回来。”

     郗颜婉拒:“我在广告设计方面实在没什么天赋,混了三年,挺对不住公司的。”

     “如果是因为我……”

     “和你无关。”郗颜打断她,语气诚恳,“是真的想换个环境和行业。”

     谢远藤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斟酌措辞:“韩诺回天裕地产了。”

     “我知道。”郗颜的声音很轻,让人听不出情绪,“他要拿回他父亲创下的基业,他等了很久。”

     谢远藤诧异。她意外于郗颜对韩诺的了解,她以为,四年的感情足以被一场变故和三年分离耗尽。在她的想法里,韩诺应该是不会再涉足地产界的,毕竟,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是他毕生的理想。只是,她忽略了,韩诺的孝顺。

     谢远藤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至于哽咽:“其实,你可以帮他。”

     郗颜自知凭她一己之力无法帮到韩诺。能对韩诺的事情有所帮助的人,除了身为副局的郗贺,只剩能够在商界呼风换雨的温行远了。而这两个人无论是谁,韩诺都不会接受。确切地说,与她有关的人,韩诺都不会向其借力。

     但或许,谢远藤是不一样的。

     郗颜想说:你也可以帮他。即便现在没有爱情,你的陪伴他应该已经习惯。毕竟,除了我,你是在他身边最久的女人。也许只差一步,就能够走进他的感情世界。放弃,往往是最接近成功的时候。

     然而,谁都没有权力要求谁用青春去守候一份看似无果的爱情。

     这种事情,永远都是好自为之,冷暖自知。

     所以,郗颜只能回答:“但一定不是他想要的。”

     似乎被戳中心事,谢远藤的声音近乎破碎,“他最想要的,已经失去。”

     我也失去过曾经最想要的。但是,现实证明,不是所有遇见,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会有一个新的开始。或许是你带给他,也或许是别人。”无论是谁,总之不会是我。

     “我?”谢远藤笑得有几分苦涩:“郗颜,我从小就讨厌你。无论是你想要不想要的,都有人捧到你面前,父母疼你,郗贺宠你。可是我,样样不落后于你,却总被遗忘。”

     “我也同样不喜欢你。”郗颜也不掩饰,直言不讳,“但我的不喜欢不是你说的这些理由,仅仅是因为在我失去他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人是你。”郗颜把目光投向窗外,高远的天空包容了她所有的心事,“不过,都过去了。”

     “我并不想和你争。只是,在我们重逢前我就喜欢他了。”谢远藤第一次这样坦然地谈论她对韩诺的爱:“我没想到,你们竟然已经相恋四年。他看你的眼神让我意识到,我没机会。后来,就发生了那件事。我明知道他说不出口分手,才借由我让你离开。你走后的那天,韩阿姨就去世了,他站在墓前整整一天。大雨里,他站得笔直,眼神呆滞,没有言语,直至昏倒。昏迷中,他……”

     “颜颜,不要走,不要走……”韩诺的声声呢喃似乎还在耳畔回响,谢远藤的眼泪有如断了线的珠子,她用手轻轻抵在左胸口,哑声:“郗颜,如果我能得他喜爱,即便是全世界,我都可以放弃。”

     得不到的人或许都是这样的心里。可当主角换成你,你就知道,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但你们却无法在一起,有多疼。

     郗颜仰起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去送韩诺时她就告诉自己,不能再为那段已逝的爱情掉眼泪,她和韩诺约定,要勇敢地走出来,要各自幸福。她也在心里对温行远承诺,在无法给他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的专一的情况下,给他一心一意的专一。

     那天的最后,郗颜说:“我再不能为他做什么。如果你可以,谢远藤,我祝福你们。”

     这份祝福于郗颜是真诚的,于谢远藤而言,却像讽刺。

     温行遥因爱妻临近产期,由公司决策人升级为二十四孝老公。温行远被临时抓了苦力,将公司暂时接管过来。除了到美国的那天温行遥亲自去机场接,之后就几乎没露过面。温行远忙得白天不懂夜的黑,支撑他的只剩对郗颜的思念。

     凌晨两点半,温行远冲完澡正准备休息,收到郗颜的短信,问他:“睡了吗?”

     敏感地发觉她情绪的异样,温行远立即把电话打过去。

     打扰了人家休息,郗颜却还责备:“这么晚了还没休息,身体要不要了?”

     到底是希望他睡,还是不睡啊?温行远的心因为也的关心变得柔软:“我会照顾自己,别担心。”听出她声音里浓重的睡意,他问:“刚睡醒?”

     “嗯,突然闲下来不习惯,刚睡了个午觉。”郗颜对着手机低语,“梦见你病了。”

     “所以就想我了?”温行远笑:“我好好的,别胡思乱想。”

     “真的吗?”郗颜不确定地追问,直到温行远再三保证健康得可以立马下楼跑个几圈,她才尤显委屈地指责,“不是说就去一个月嘛,都四十多天了也不回来,骗我。”

     确实延迟了归期,温行远自知理亏,柔声哄她:“最多十天我就回来,乖。”

     “我的工作交接完了,要不我回家等你吧?想我爸了。”在外飘泊三年还是第一次觉得寂寞,郗颜考虑与其一个人在古城苦等,如回自己先回A市,也免得他从美国回来后来要来大妍镇接她。

     “也好。”温行远嘱咐:“行李简单收拾一下就好,那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就不要拿了,反正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才懒得拿。”郗颜噘嘴,对于不能和他同行多少有些失落,“等回去再买好了,让我哥付帐,好几年没勒索他亏大了。”

     “强盗。”温行远笑骂,“等我回去陪你大采购。”

     “那你回来前我不是变丐帮帮主了?”因为先前与谢远藤的那通电话,加之他迟迟未归,郗颜心情不太好,有点胡搅蛮缠,拉长了音调叫他,“温、行、远!”

     “我在呢。”温行远好脾气地答应,还隔着电话亲了她一下,“一会去楼下吃东西,晚上没事就去酒吧逛逛。只是别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早点回来休息,让子良送,或者开车,听见了吗?”

     郗颜任性地像个小孩子似的耍赖:“听不见听不见。”

     “听话。”尽管看不见彼此,温行远目光中的宠爱之意依旧明显,他温柔地哄,“你乖乖的,回去给你带礼物。”

     撒娇的语气:“我要袋鼠。”

     含笑的声音:“看你像袋鼠。”

     那边不依不饶:“就要袋鼠。”

     别说是个玩偶袋鼠,郗颜说要天上的星星,明知摘不到,温行远也得试。

     他温柔许诺:“好,买袋鼠。”

     郗颜订了回A市的机票,收拾好行李,又把公寓打扫了一遍,干净程度用来为她饯行的张子良的话说,“一尘不染到让人无从下脚啊。”

     杜灵也开玩笑:“又不是迎接温行远,你收拾这么干净干嘛?等你们有时间回来度假,还不是一地尘埃?”

     郗颜以一敌二:“你们两口子的语文是一个老师教的吧,成语使用起来手到擒来啊。”

     “打住吧,搞得和成语接龙似的。”张子良进门,背着手像领导视察工作一样:“这行远也是,就没舍得请个人来收拾一下?还得‘温太太’亲自动手。”

     “温太太”的称谓立即引来郗颜不满:“请你们来干嘛,我就该吃独食。”

     杜灵接口道:“我们就怕你吃‘毒食’,特意过来监督的。”

     郗颜抄起抱枕朝她扔过去。

     张子良挥手挡下,笑着警告:“注意你的言行。”

     郗颜招呼他们在餐厅就坐:“过来吃饭,快点把嘴堵上。”

     为了感谢张子良这几年的照顾,她特意将他们请到公寓来吃饭。当然了,连煮粥都煮得一塌糊涂的郗大小姐是不可能会煮饭的,再者说了,连身为男朋友的温行远都还没福气吃上一顿她煮的“毒食”,张子良和杜子更不可能有机会先品尝了。所以,山人自有妙计,聪明如郗颜,采取从酒店订餐的策略。那为什么不直接到外面吃呢?面对张子良的疑问,郗颜觉得:“这样比较有诚意。”

     关于诚意,因为郗颜,有了新的注解。

     记得后来张子良和温行远时谈及这顿晚餐,温行远揉乱了郗颜的长发,以无奈又宠溺的语气说,“亏你想得出来。”

     离开古城前一晚,作为郗颜在这里最好的两位朋友,张子良和杜灵的心情多少有些低落,她像是他们的妹妹,三年来,看她压抑、痛苦、重生,每一步,都异常艰难。还有温行远,除了时间,付出了难能可贵的真心,只为追求一份情长意久。

     世界很大,城市很小,失去了缘份的人,终身都可能不再遇见。

     他们之间,幸好有一人一直追寻。

     这一晚,张子良喝了很多酒,或许是借着酒劲,或许是为了温行远,他趁着清醒,与郗颜推心置腹:“我们认识虽然只有三年,可我早在十年前就从行远那听过你的名字。行远的心意,不必我说,你亲身体会过最有发言权。韩诺,连行远都避讳提及的人,不管以前你们如何,从你答应行远的那天起,就该放下了。”

     郗颜安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不是谁都有行远的胸襟,能亲自送你去见前男友。”张子良看着她,字字清晰:“一个男人如果不是爱极了一个女人,根本不可能像他那样惯着你。你懂吗?”

     他的纵容是因为爱,郗颜何尝不懂。她眼睛湿润,声音哽咽:“下不为例。”

     “敢有下次,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女人,照揍。”张子良的酒劲上来了,有些口没遮拦,说得却是大实话,“颜颜,别不拿男人的青春当回事,他不提十年,是怕给你压力,可你心里得明白他的付出有多珍贵。”

     “别看他一天神采奕奕的,他也会累。一个温氏已经够他费心了,还得顾着你。刚从古城走那阵儿,他一天两三个电话地打,问你是不是上班了,问你来没来酒吧,问你吃没吃饭,除了睡觉没法盯,什么都问。”话至此,张子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任由郗颜和杜灵一左一右地扶着他往温行远的房间而去:“算你还有良心,脑袋里的水终于倒出去了,决定回A城。再这么折腾下去,我兄弟就真被你玩牺牲了。”

     郗颜轻声而真诚地说了句:“谢谢。”

     谢谢张子良三年多来如兄长般对她的照顾,谢谢他提醒和嘱咐她该珍惜温行远的付出。郗颜感恩,在她恍惚度日,痛苦地以为再也走不过去时,没有放弃她的那些人。确切地说,她感恩拥有。

     这一晚的最后,郗颜和杜灵都哭了,为了即将的离别。但她们也约定,好好珍惜身边的男人,让自己成为有福气的女人。

     风雨三年,原以为再也走不出阴霾,没有想到,阳光一直在背后,只要回头,就照在脸上,温柔而温暖。郗颜微笑着离开古城,告别过去。

     终于能够,不念过往。